“法难(nàn)”还是“法难(nán)”?

作者:无邪君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6月5日和6月6日,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连发两篇“经文”,题目分别是《法难》和《惊醒》。这种情形在轮子长达25年的历史中,并不多见。“经文”文字都不长,内容也与以往的“经文”多有重复之处,如什么大法弟子随师救度众生,是史前立下的誓约,是宇宙创立以来前所未有的伟大而神圣的荣耀,但过程是坚难而险恶的;大法弟子是身负宇宙最伟大责任的生命,在随师救人的同时也在度己,在最后的选择中,留下的生命和淘汰的生命里,也包括弟子中行与不行的,等等。无非是胡萝卜加大棒,打一打揉三揉策略,继续驱使弟子为“法轮功”卖命。但与“李主佛”一贯狂妄自大、轻松拿捏的风格相比,这一次的“经文”里却更多透露出此刻心情的沉重与无奈,以及对未来命运的焦虑。

首先,使用“法难(nàn)”一词就够让人震惊的了。中国佛教历史上中确实有“法难”一说,一般指“三武一宗灭佛”事件(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后周世宗)。“法轮功”号称“法轮大法”,尽管贬低佛教、否定佛教,李洪志却又喜欢使用佛教专有词汇,自诩释迦牟尼转世,因此佛教界公认“法轮功”是附佛外道。这次李洪志借用佛教“法难”一词并不难理解,但说实在话,无邪君看到这个“经文”题目,也是大吃一惊,这是境外轮子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才会使“宇宙主佛”李洪志惊慌失措使用如此严重的定调,记得上次使用类似的词句还是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之际。难道境外轮子正在遭受什么灭顶之灾不成?

还确实事出有因。当地时间6月3日,美国司法部网站发布了一则起诉书,指控“法轮功”组织旗下媒体首席财务官关卫东(音译)涉嫌跨国洗钱,将至少6700万美元非法所得洗白,资金流向“法轮功”邪媒和各个非赢利组织机构(详见无邪君报道《突发!美国轮子曝出大丑闻》)。此事目前正在境外不断发酵,西方主流媒体纷纷跟进,不断披露相关洗钱及诈骗犯罪的细节,不少媒体认为6700万美元可能只是大法邪媒洗钱数额的冰山一角,实际数额远远不止这个数。2020年疫情之后,美国人开始大量失业,由于失业救济金审核人员不足,导致诈骗美国失业救济金就成了网上一项非常重要的犯罪。关卫东管理着一个名为“在线赚钱”的团队,使用加密货币在网上以相当低的折扣价购买了数万张存有失业救济金的预付借记卡,然后把这些骗取的失业救济金重新买成加密货币,经过复杂的操作,最后流向“法轮功”各个媒体及相关机构的账户。有分析指出,关卫东可能不仅仅是低价购买这些诈骗所得,很有可能还利用弟子众多的便利,直接参与了诈取失业金的行为。为了应对美国相关部门和机构的问询,关卫东对税务部门说这些钱是服务收入,就是订阅费,对银行则说,这是捐赠,因为他无法提供订阅费的明细,应对美国国会问询时说没有什么捐赠,就是业务增长。

据网友最新曝料,2019年,“法轮功”媒体全部收入加起来不过1900万美元,而到了2020年时,收入暴增到7000万美元,2021年时暴增到1.1亿美元,2022年暴增到1.2亿美元。钱收进来,总要洗出去,2019年“法轮功”媒体集团总办公经费是318万美元,这个数据已经不正常了,因为邪媒员工基本上是零报酬或低报酬,无偿榨取弟子(义工)是“法轮功”常用手法。但到了2020年,办公费用却奇异般猛增到2507万美元,2021年涨到3230万美元。到了2022年,由于购买的赃款数量太大,导致无法通过正常开支洗钱,又开始以捐献的名义将大笔数额的款项捐赠给“法轮功”名下的其他非营利机构,包括电视台、艺术团、飞天艺术学院、基金会等。以“神韵艺术团”为例,除了自身的演出收入外,平均每年还额外接受来自邪媒约2000万左右美元的捐赠。“神韵”是李洪志的摇钱树,每年在全球演出100多场,演出票价昂贵,卖不出去的票,要由当地弟子自掏腰包。从2020年的税务报表上看,演员的工资总支出200多万美元,但内部人员曝料,演员每人每月的生活费仅500-1000美元,一年10000美元左右,还存在大量使用未成年人现象。对于这一点,《法难》“经文”中李洪志也并不否认,“助师救人,大人与孩子都有份”,但他辩解道,“背后还有人鼓动世人攻击神韵利用未成年学生当演员的说词,其实是学生的实习过程”,把剥削使用孩子演员的违法行为说成是孩子自愿实习。“法轮功”内部人员都知道,“飞天艺术学院”和“神韵艺术团”由李洪志夫妇及女儿共同管理,是家族产业。这次暴露出的大量违法犯罪所得最终流向了李洪志控制的产业是个不争的事实,加上剥削弟子包括小弟子所获得的利润,都最终为李洪志家族聚敛了巨额财富。看看李洪志夫妇在美国纽约鹿苑镇豪华总部龙泉寺里面的骄奢淫逸的生活,就会明白李洪志有多富有。

二是“经文”中,李洪志把出现这一严重刑事犯罪丑闻的锅甩给了弟子。“目前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中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学员自己没做好造成的,但是也有人类背后另外空间的因素。”据资料显示,关卫东1997年习练“法轮功”,追随李洪志近30年,长期担任大纪元媒体集团财务总监,对李洪志忠心耿耿,这次已成为弃子,被李洪志冷血抛弃。脱责是李洪志的拿手好戏,一贯如此。弟子病死了,是他本身不精进;内部出现叛徒,是旧势力的干扰;弟子总“圆满”不了,是因为业力还没消完,总之跟“主佛”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试问,号称掌控宇宙万事万物、具有无数法身的李洪志怎么可能不知道关卫东的所作所为呢?关卫东洗钱和诈骗所得的款项,除一小部分转入关本人的账号外,大部分都进入了李洪志亲自掌管的“神韵艺术团”和“飞天艺术学院”账号,实际上是流入了李洪志个人的腰包,难怪西方的媒体和细心的网友不禁要问,李洪志是否知道这些资金的真实性质?

三是李洪志表露出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危险感呼之欲出。“经文”中降低身份说自己是“难民”,被美国收留,表示会继续效忠主子,承认“我所要面临的巨大压力、承受,会一一到来”,以往的狂妄自大、谈笑风生消失得无影无踪,很少见。可想而知“宇宙主佛”此时的心理压力会有多大。“李大师”对于美国司法机关查处邪媒违法犯罪事,表示出不理解,“如果以其借口打击神韵,美国还是美国吗?”

李洪志的另一篇经文《惊醒》,主要是告诉弟子以后在言论上要保持中立,不要过度参与美国政治。限于篇幅不再赘述。无邪君感觉,这是李洪志对于“法轮功”近年来一边倒支持特朗普的一种纠偏,也可能是暗示这次关卫东被捕和民主党的报复有关。但无论如何,这不过是李洪志又一次甩锅而已。投靠特朗普深度参与美国政治,成为美国右翼势力的喉舌这样重大决策,是弟子们能做出来的吗?“李大师”、“李主佛”自称8岁起就有隐身、定物、隔空搬物以及预知未来等功能,那在投靠特朗普之时,就没预算到会遭到反噬吗?还是年纪大了,功能退化了?

其实,警醒是必要的,特别是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邪教作为世界三大公害,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所有邪教都无一例外藐视人间的法律,为此而酿成众多惨案,美国有,欧洲有,日本有,中国也有。李洪志曾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高于人间一切法律,人间的法律对弟子们来说,无任何约束力。李洪志和“法轮功”不遵守中国的法律,犯下累累罪行,逃到美国难道就会老老实实遵守美国的法律吗?答案是不言自明。

对于这次曝出的邪媒洗钱及诈骗犯罪丑闻所产生的严重危机,李洪志使用了所谓“法难(nàn)”的说法,无邪君认为,这其实是李洪志自抬身价,因为“法轮功”既不是佛教,更不是宗教,只是个彻头彻尾的邪教,它不配用这个词汇。但面对目前这些棘手的难题,李洪志和“法轮大法”确实非常难办又是事实,两篇“经文”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我太难了。因此,与其说是“法难(nàn)”不如说“法难(nán)”更确切些。

不管怎么样,这个夏天,躲在美国纽约老巢龙泉寺里的李洪志,正面临着一场暴风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