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警方查明“法轮功”两死一重伤交通事故原因

作者:王强(编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前言

一场本属意外的车祸,既见证了西方反华势力和“法轮功”邪教颠倒黑白的手段,更见证了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荒谬绝伦。“练功得福报”成了一句地地道道的黑色幽默。

生死两茫茫

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下午1点左右,在新西兰托卡鲁拉市(Tokoroa)以南约5公里的1号国道上,一辆向北行驶的霍顿科罗拉多黑色皮卡车,越过中线,先与一辆迎面而来的奔驰轻卡发生右侧碰撞,接着又撞上了一辆红色丰田车左侧。黑色皮卡车被撞到了路边排水沟里,引擎完全撞碎,而红色丰田车则被撞得四轮朝天并起火。

车祸现场远景。图源:stuff.co.nz

这次撞车事故,造成驾驶黑色皮卡车的西奥波翰·切特里布尔赫(Siobhan Chettleburgh)受轻伤,同车的女儿受重伤。红色丰田车上共有三名男性华人,其中驾驶员余洪明(47岁)头部和颈部伤势严重,同车习卫国和王乐成(两人均为48岁)则当场死亡。

事故变闹剧

照理看,这起事故无疑是一场悲剧。然而,由于三位华人身份以及他们行程目的的“特殊性”,这起本因事主参加反华闹剧而起的交通死伤事故,很快就变成了别有用心者导演的另一场反华闹剧。

事发时,余洪明与朋友习卫国、王乐成一起开车驶往惠灵顿,准备就中国“干涉”新西兰一事,向新西兰政府请愿。据《新西兰先驱报》(Nzherald.co.nz)9月9日的报道说,三人都是“法轮功”政治团体的成员,他们言之凿凿地声称中国在暗中干涉新西兰的选举、教会、企业、大学、中学和非营利组织。

事故发生不久,新西兰学界死硬派反华分子、鼓吹中国威胁论、不时替“疆独”“藏独”和“法轮功”邪教发声的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Marie Brady)就跳了出来,形容余、习、王三人“很勇敢”,“是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新西兰华人社区成员”。

从左到右依次为余洪明、习卫国、王乐成。互联网图

布雷迪还声称,华人社区(其实指的是海外反华势力)“猜测”这次事件背后存在某种形式的“蓄意破坏”(sabotage)。布雷迪有意把矛头指向中国。

2020年7月23日,布雷迪到新西兰国会选举委员会时,告诉工党议员克莱尔·卡兰(Clare Curran)说:“我们华人社区里有很多讨论,非常非常担心这次事故与蓄意破坏活动有关。”布雷迪还称她已经向警方表达了这方面的担忧。

新西兰学界反华分子安妮-玛丽·布雷迪。互联网图

新西兰“法轮功”分子李黛西。互联网图

李洪志自吹“法身无数”,曾经大放厥词地说,只要你修炼了“法轮大法”,就是你跑到月球上、外层空间去,我都能保护得了你。三人的意外死伤对新西兰“法轮功”圈子造成很大冲击,人们议论纷纷。为转移人们对“法轮功”的关注,“法轮功”媒体报道时特别突出了三人的“民运”分子身份并对他们的死伤轻描淡写。新西兰“法轮功”分子李黛西(Daisy Lee)称,三人的死伤虽然造成“海外华人的中国民主运动组织重大损失”,但“新西兰所遭受的损失,要高于他们用生命付出的这种沉重代价以及他们家庭所遭受的痛苦”。

警方得结论

事故发生后,因当时一场暴雨造成现场不便勘验,再加上反华势力炒作“阴谋论”影响调查,根据《新西兰先驱报》、斯塔夫(Stuff.co.nz)等媒体网站报道,直到近期警方才对这起事故的发生和经过作出结论。

斯塔夫网站报道截图,文章标题:《有关华裔活动人士公路撞车而死的蓄意破坏论得以澄清》

9月9日,新西兰斯塔夫网在报道中说,“有人猜测这起事故可能是某种破坏行为,但邓恩(Dunn,调查警官)的调查和警方严重事故小组先前调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报道明确指出,验尸官认定,在前去抗议的路上,造成两名男子死亡的撞车事故,系由另一辆车的驾驶员疏忽造成。

事发当时,黑色皮卡车驾驶员西奥波翰·切特里布尔赫载着17岁的女儿,在车辆路过道路小弯时,或因使用手机上网分心,或因疲劳驾驶,冲过中线(新西兰交通靠左行驶),先是与一辆迎面而来的奔驰轻卡侧撞,然后又与红色丰田车侧撞。事故就此发生。当时,红色丰田车由余洪明驾驶,习卫国坐在前排乘客座位,王乐成坐在后排。切特里布尔赫的皮卡车随后被撞到了路边沟里,引擎盖被完全撞碎,而余洪明驾驶的丰田车则被撞得四轮朝天。

附近的一位农夫赶到现场,扑灭了着火的丰田车。他检查了一下车后排的王乐成,发现他已经没了脉搏。

这位农夫告诉验尸官说:“我还检查了坐在左前排乘客座位上的人(指习卫国)。他们(余洪明和习卫国)还在呼吸、呻吟、眨眼,但我没有得到他(习卫国)的回应。”

习卫国和王乐成随后当场死亡。

余洪明因头部和颈部严重受伤被送往怀卡托医院,在重症监护室待了数周,之后被转移到奥克兰医院。

切特里布尔赫受了轻伤,但同车的女儿伤势严重,两人均被送往怀卡托医院。

警方调查发现,切特里布尔赫虽没有新西兰驾照,但持有爱尔兰正式驾照。警方还排除了醉酒、吸毒、超速、道路状况和车辆机械故障等造成事故发生的原因。

2021年3月,切特里布尔赫两项疏忽驾驶并致人死亡罪名成立,被判处社区工作、赔偿和吊销驾驶资格。

无处话凄凉

这次事故,造成两人死亡,四个家庭遭遇不幸。习卫国、王乐成两人撒手人寰后,家人面临各种困境,而余洪明侥幸捡得一条性命后,却不得不时时刻刻面对家人不满和伤痛折磨。

习卫国、王乐成和余洪明三人经常出现在各种反华抗议活动中,其中包括“反送中条例”集会和所谓反“迫害”“法轮功”示威活动。他们还利用抗议和请愿活动,要求新西兰议会加强这方面的“民主程序”。

受语言和财力所限,他们面临着各种困境。三人都以开优步(Uber)出租车为生,据称这种工作既能与家人更多时间待在一起,还能继续从事他们的(政治)实践活动。不过,这种情况也造成了收入不稳,尤其是新冠疫情封控期间。

2016年前后,习卫国携家移居新西兰后开始参加“民运”活动,并组建反华组织“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支部并担任头目。虽然英文不佳,不过习卫国在当地社区非常活跃,喜欢与人攀谈。据《新西兰先驱报》2020年7月27日报道,“民运”分子陈维健称习卫国是新西兰反华组织中的一名“组织者和领导者”。

习卫国之前曾靠民宿出租(Airbnb host)为生,朋友形容他“非常热衷政治”。习卫国死后,留下妻子独自照看一双未成年的儿女。

习卫国夫妇把儿子当作“上天的礼物”。据习卫国的妻子称,在他出事的那天,正值7岁儿子的生日,“刚把生日蜡烛吹灭,警察就来敲门(告知噩耗)了”。祸不单行的是,习卫国的儿子随后经检查发现患有心杂音。

万不得已,习卫国的妻子在新西兰募捐网站“给点儿吧”网(Givealittle.co.nz)开设网页寻求捐助,以资助尚在上小学的儿子完成学业和补贴其他家庭开支。不过,因反华分子这一“殊荣”,当地国会议员路易莎·华尔(Louisa Wall)、西蒙布朗(Simeon Brown)和杰米-李·罗斯(Jami-Lee Ross)以及习卫国等人的“好友”安妮-玛丽·布雷迪参加了他的葬礼。

王乐成在国内时任职工程师,后逃亡新西兰。王乐成口才不佳,但文笔不错,经常为所谓“亲民主运动”写些文章。据称王乐成孤身一人在新西兰生活,妻子和孩子则留在国内。

余洪明担任“新西兰价值联盟”的总干事,在游说新西兰政府和议会议员们采取行动反制“中国干涉”上颇为活跃。车祸事故之前,余洪明曾两次到新西兰国会司法特别委员会为该委员会调查所谓的“外国干涉”提供“证据”,常常主动与主流英语媒体交谈以表达对“中国活动”的担忧。

《新西兰先驱报》网报道余洪明近况文章截图

据9月9日《新西兰先驱报》网报道说,对于造成他两个朋友死亡的那次车祸,余洪明没有留下记忆,但对事故发生两年后的许多痛苦回忆却是历历在目。

虽然现在余洪明可以慢慢走路,但仍然无法说话,需靠言语治疗师进行治疗。

他的家人也受到了严重影响。余洪明表示,他14岁的儿子很难将他与车祸前的父亲联系起来。

“我14岁的儿子经常冲我发火,”余洪明告诉《新西兰先驱报》说,“我以前也很生气,但现在我明白了,他受到了创伤。”

余洪明告诉《新西兰先驱报》说,他的肩膀骨折,胃部“裂开”,脑部也因事故而受损。他说:“据我所知,我从伤病中完全康复的希望是百分之一。”

虽然脑部受损,不过余洪明仍然坚持挑拨中新关系。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说,余洪明现在把精力集中在他“喜欢”的事情上,包括通过他所在的团体回归线上活动并定期发送推文。余洪明坚称,“许多新西兰人通常会把中国视为一个富有的贸易伙伴,他们对中国可能干涉(新西兰)当地社会的方式认识很肤浅”。

延伸阅读:

新西兰“法轮功”支持者参加反华活动途中遇车祸死亡

https://www.chinafxj.cn/n164/c127247/conten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