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上海小姐姐突然火了,被称作“老弄堂里的天籁之音”

作者:申江服务导报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据统计,抖音平台目前已有231种戏曲开通直播,73.6%获得过打赏收入,过去一年开播超80万场。

  上海小姐姐“糕糕”郜逸萍突然火了

  不到三个月时间

  在抖音的粉丝从零增长到3万

  直播间人数也不断攀升

  不过,比起这些数字

  作为上海沪剧院沪剧的演员

  她更开心的是看到留言里

  许多年轻人变成沪剧的“粉丝”

  ↓

  “没想到我一个精神小伙在看沪剧”

  “刷礼物是我7岁儿子要求我做的”

糕糕在抖音

  和许多传统戏曲一样,沪剧也曾面临观众老龄化、稀缺化的现象。糕糕发现,买票进剧场看戏的,80%是戏迷,恒定不变,只有20%是变量。当固定观众渐渐老去,不再走进剧场,沪剧的未来怎么办?

  “要培养年轻观众,就得借助年轻人喜欢的传播方式。”糕糕说,“我的目标是,让我这样的年轻人也觉得沪剧很好听。”

  唱得如何?大家来听听看↓

  直播到一半,观众跑了怎么办

  6月,郜逸萍在抖音开通了自己的账号“糕糕沪语”。她和同事们都希望借助短视频和直播给自己一个新的舞台,在云端“艺起前行”。软糯甜美的声音、清秀大方的形象,加上考究的布景和拍摄,糕糕很快成为沪剧“头部主播”,被“粉丝”称作“老弄堂里的天籁之音”。

  然而涨粉并非一蹴而就。第一次直播,她对抖音直播的各项功能还很陌生,像一次演习。最终,只有几十个观众看,其中大部分还是预告过的朋友们。糕糕有些失落,但并未放弃,她反复琢磨:如何才能吸引观众、留住观众?

播时的糕糕

  糕糕选择了演唱沪歌,比如用沪语演绎的周杰伦《青花瓷》,令许多观众觉得新鲜好听。观众被吸引过来了,她再唱一些轻快的沪剧唱段。比如《燕燕做媒》里两三分钟的唱段,让观众感觉回到了小时候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听收音机的感觉,唤起童年的回忆和亲切感。

  “一边直播,我就一边研究,什么时候人来得多,什么时候观众跑了。”糕糕告诉记者,“有时候,唱很悲或很慢的曲调,直播间会瞬间从1000多人掉到两三百人。所以我会把这样的段落放在直播最后,像‘粉丝’福利一样。有时沪剧戏迷觉得沪歌唱太多了,提醒我守好本职。”

沪剧《璇子》是一代人的记忆,直播时常被抖音网友“点播”

  沪剧电影《敦煌女儿》拍摄完成时,糕糕说要送票当粉丝福利,网友们说,不要送票,什么时候上映,他们就自己买票去看,这令糕糕感到欣慰。“一场演出可能只能影响1000个观众,但一场直播,可以让成千上万的观众听到沪剧的声音。借助抖音的传播渠道,沪剧传得更远了。”

  精雕细琢,引发戏曲直播“内卷”

  糕糕是上海小囡,2006年考入上海市戏曲学校,2011年进入上海沪剧院。当年,戏校来她所在的学校挑“好苗子”,她零基础,白纸一张,却被考官看中,通过了三轮严格的考试。

  戏校有个规定,学生入学第一年,表现不好可以退回去。为了不被退学,她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从压腿、练声一步步开始。她还记得毕业汇报的时候,为了演好《杨淑英告状(赋子板)》,她每天早上绕着操场跑两圈再唱。“沪剧有个传统:好演员一口气能唱一百多句。如果你喘气喘得不行的时候也能唱出来,那就是过关了。”

  她还学习了沪剧赋子板中难度极高的《女看灯》段,包括难度极高的“鹞子翻身”和“乌龙绞柱”动作。为了掌握好动作,那段时间没少受伤。

上海沪剧院下乡慰问演出,左一为沪剧名家茅善玉

  做短视频,糕糕也拿出了当年学戏的劲儿:不怕苦、不怕累、精雕细琢。她的一条视频,通常要拍摄一天。

  为了“好看”,她特意买了窗帘布和星星灯装饰,还跟着抖音美妆博主学化妆学盘头,拍摄也用上专业布光和专业相机。有时候在外出差,她也带着直播设备。“至少看起来要美,不然人家为什么要在你的直播间停留?”

  随着糕糕人气越来越高,北方剧种的大V也找到她,双方在直播间连线,这让南北剧种的演员和粉丝之间都有了交流。很多北方的观众第一次知道,原来,上海还有一个剧种叫沪剧,原来沪剧这么好听。“糕糕”的视频质量越来越高,也让不少戏曲界各大剧种主播前来“取经”,还引发了一波戏曲直播在服化道上的“内卷”。

  网络直播,为演员开辟第二舞台

  谈到在抖音直播中得到的打赏收入,她认为这是粉丝对自己的认可,也早就想好了这些收入的用途,用更好的服化道来回馈粉丝:更新服饰,更新头饰,更新布景。“我还做了大上海的背景,更有上海味道,未来想尝试双机位拍摄,把视频做得更好看。”

  对于“糕糕沪语”的成绩,上海沪剧院副院长洪立勇觉得并非偶然,这背后,是持续不断的用心运营。如今,上海沪剧院的年轻演员人人都开通了自己的抖音号,粉丝数也不断上涨。上海沪剧院还计划创作一批吸引年轻人的小戏,通过各种新媒体平台传播,让沪剧也“年轻”起来。

  “以前,青年演员在舞台上表演,名字只在节目单上,观众一下子记不住。现在在抖音上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名字被观众记住了,进剧场就对得上号了。”洪立勇说,“沪剧是海纳百川的,会不断和时代、城市、青年碰撞融合,形成自己的特色。我们正在创作一些吸引年轻人的音乐剧形式小戏,相信这种创作形式通过新媒体平台传播,会让年轻人了解到沪剧也是现代的、年轻的、活力四射的。”

直播时的郜逸萍,网友说“听不懂也好听”

  据统计,抖音平台目前已有231种戏曲开通直播,73.6%获得过打赏收入,过去一年开播超80万场。根据《2022抖音戏曲直播数据报告》,过去一年,有累计超过25亿人次在抖音观看戏曲,越来越多年轻人喜欢在线上看戏,也有更多戏曲演员通过直播传承戏曲文化。今年4月,抖音还发起了“DOU有好戏计划”,邀请全国戏曲院团、专业戏曲演员,开启直播和线上演出,计划未来一年将至少帮助10家院团、1000位专业演员打造“第二舞台”。

  糕糕希望,她在抖音的“第二舞台”能越来越宽广。“同行来问,我用什么器材,怎么做直播,我都愿意分享,众人拾柴火焰高,希望能让戏曲直播越来越红火。”

  本文综合自:上观新闻、新闻坊等

  相关作者:诸葛漪 吴桐

  原标题:《这个上海小姐姐突然火了!被称作“老弄堂里的天籁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