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屋:邪教如何“招募”和“杀死”信徒

作者:高山(编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编者按】对于那些无力负担费用的人,教派让其充当免费劳力。2014年乌克兰民众在基辅迈丹广场举行反政府示威游行时,就有“新五旬节”教派人员充当组织者。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2月5日消息,通讯员:高山】2020年11月2日,俄罗斯Ren.tv网站发布消息称,10月27日晚俄加里宁格勒郊区“新五旬节”教派所属康复中心发生火灾,致三人死亡。该康复中心打着为吸毒者和酗酒者进行康复的幌子,为“新五旬节”教派组织招募信徒,敛取钱财。有记者伪装成康复中心潜在客户,参加了“新五旬节”教派组织在莫斯科的会议。 

2020年10月27日晚,俄加里宁格勒郊区的一座木屋发生火灾,此次火灾导致三人死亡,但是这些人具体身份未知。被烧毁的木屋名为“生命之屋”,由“新五旬节”教派三年前在此创建。据邻居介绍,“生命之屋”对外是个面向酗酒者和吸毒者的康复中心,但实际上人们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治疗,甚至没有得到必要的帮助,他们只是在那诵经祈祷。

火灾后房屋中残留物向人们揭示了这里的一些细节,包括日程表:每天祈祷两次,分别是早上6点和晚上21:30,祈祷的经文是“圣灵的火焰点燃了人们对真理的热爱”;每两个月会更换一批“教友”,周末牧师会来组织舞会和驱魔等活动。

该“新五旬节”教会注册地址为位于卢日斯卡亚街的一间普通公寓,该教会和康复中心都是由奥莉加·尼科诺列恩科娃申请注册。记者想从奥莉加·尼科诺列恩科娃身上找出关于 “生命之屋”的更多细节,但她并不配合,试图躲起来。

据了解,奥莉加·尼科诺列恩科娃只是该教会的中层人员。“生命之屋”在俄拥有许多分支机构,隶属爱德华·贝雷津领导的“‘生命之屋’跨区域教会协会”。爱德华·贝雷津是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部的高级牧师,与朋友一同为吸毒者和酗酒者制定所谓的康复计划,以此为由让这些人无偿在康复中心工作长达数月。“生命之屋”前信徒谢尔盖说:“每个星期人们都必须捐钱,而捐出的钱是为了满足个人需要”。早前“生命之屋”就有过丑闻,当时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间,牧师仍进行大规模祈祷,以康复治疗为由敛财。

有专家指出,“生命之屋”人员是“新五旬节”教派信徒,他们把牧师包装成所谓有魅力的领袖,将传统的礼拜变成表演,教义也变成了神秘的经文。宗派学家亚历山大·涅维耶夫指出:“该邪教活动时的胡言乱语根本不是他们所谓的神秘经文。”

“新五旬节”教派运动没有统一中心,表面上没有头目,但目前在俄罗斯有超过30万信徒。该教派打着为吸毒者和酗酒者进行康复的幌子,为“新五旬节”教派组织招募信徒,敛取钱财。

反邪教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表示:“当一个人处于酗酒和吸毒状态时,很容易被精神控制,加上周围亲属无力助其戒毒戒酒,他们只得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到了‘新五旬节’教派运动的康复中心。”

每个所谓的康复中心都有自己的康复方法,虽然有的十分激进,但都不受法律限制。因为名义上仅向需要进行康复者提供道义上的支持,此类中心不需要获得医疗执照,而其真正目的和方法确不为人知。

在一些视频影像中,俄特警部队冲入鄂木斯克一家名为“文艺复兴”的康复中心进行搜查,当时还有人在那里用祈祷和驱魔等方式对吸毒者进行治疗。最终,根据俄有关伤害精神健康的法律法规对该中心相关人员提起刑事诉讼。

艾丽莎·伊乌索娃已在类似机构接受一年多的戒毒治疗。当她真正了解这里的一切时,试图逃脱,但耗时两年才真正逃离。

在这些中心的康复治疗费用一般都是由亲人支付,可以分期。因为对组织者来说重要的不是即刻获利,并不是一次性收取几万卢布,而是放长线钓大鱼。而且,付款只是转到卡上,没有任何支付凭证和税收证明。

对于那些无力负担费用的人,教派让其充当免费劳力,从装卸工人到骚乱集会的组织参与者。2014年乌克兰民众在基辅迈丹广场举行反政府示威游行时,就有“新五旬节”教派人员充当组织者。

宗派学家亚历山大·涅维耶夫认为,“新五旬节”教派运动信徒本身犹如试验品,他们已经习惯听从指令,对某些指示做出反应。

全球“新五旬节”教派运动信徒数量日益增长,他们已成为一支服从命令的受控队伍。来自“新五旬节”教派运动信徒曾经充斥在后苏联各地,并曾组成队伍前往乌克兰顿巴斯冲突地区。但是他们还常常以康复中心为幌子,让不明真相的人以为这真是一个治疗毒瘾和酒瘾的康复中心。

以下为原文视频报道截图:


原文网址:https://ren.tv/news/x/767182-dom-smerti-kak-sekty-verbuiut-i-ubivaiut-svoikh-adept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