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这个邪教的澳大利亚泳坛明星戒毒代言人涉毒被捕

作者:桑梓(编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编者按】据了解,斯科特·米勒曾为科学教派(也称山达基教)邪教组织戒毒项目代言,在所谓戒毒康复中心接受长达近半年的康复治疗。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2月24日消息,通讯员:桑梓】综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澳大利亚“第九新闻”等消息报道,2月16日,澳大利亚前游泳运动员斯科特·米勒(Scott Miller)的住所当天遭到悉尼警方的突击搜查,他因吸毒被捕。此外,警方还指控其在新南威尔士州领导了一个贩毒团伙,向各地供应冰毒。据了解,斯科特·米勒曾为科学教派(也称山达基教)邪教组织戒毒项目代言,在所谓戒毒康复中心接受长达近半年的康复治疗。

CNN报道截图

2月16日凌晨,警方突袭了米勒位于悉尼罗泽尔附近的家中,查获了1公斤左右海洛因。

米勒被捕时画面。“第九新闻”视频截图

警方并未在声明中透露具体姓名,仅称“罗泽尔当地居民”,但据“第九新闻”确认,米勒就是被捕者之一。

警方声明称,今年早些时候,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已着手调查一个犯罪团伙,该团伙涉嫌在全州范围内供应非法毒品,以冰毒为主。米勒是该团伙头目,其他人都是在他的指示下行事。此次对米勒住所搜查或为警方大规模调查的一部分。

据了解,米勒与另一47岁男子将冰毒藏在了多支蜡烛之中。当地警察表示,这些价值约200多万澳元(约合156万美元)的“蜡烛”表面上看起来很普通,“但它们没有香味,充满了死亡和痛苦”。

从“游泳金童”到“瘾君子”

资料图:奥运会游泳项目奖牌获得者米勒。图自社交媒体

现年45岁的斯科特·米勒是20世纪90年代的“游泳金童”,1994年开始代表澳大利亚参加国际比赛。他在游泳锦标赛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两年获得三金、一银和一铜牌的傲人成绩,其中包括男子100米蝶泳银牌以及4x100米混合泳接力铜牌。

荣耀如过眼云烟,米勒随后便陷入酗酒和滥用药物的狂欢中,负面新闻缠身。

1997年年末,因大麻检测呈阳性,国际泳联罚米勒禁赛两个月,之后他的竞技状态一蹶不振,以至无缘参加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此后,他再度复出,成绩却从未有过好转。

他曾对着媒体信誓旦旦地表示,绝不再接触任何毒品,事实却一再打脸:

2008年,警方搜查到米勒拥有摇头丸和冰毒等毒品。2009年,警方突袭了一个仓库,查获了一台商业药片压榨机、毒品和现金,米勒被判供应摇头丸和持有一把上了膛的手枪,但当时并未判入狱。2013年6月,警方在悉尼机场附近的一辆出租汽车上拦下米勒,发现他身上藏有1.04克冰毒。……

2021年2月,警方突袭了米勒在罗泽尔的海滨公寓

2021年2月,警方在米勒家中进行搜查

科学教派邪教戒毒康复形象代言人?

斯科特·米勒及其前妻、已故社交名媛夏绿蒂·道森

根据米勒在“领英”上的个人资料显示,五年前,他在科学教派的“那可拿”(Narconon)项目中担任预防毒品形象代言人。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他的前妻说起。

斯科特·米勒的前妻是比他大八岁的电视明星夏绿蒂·道森,这段短暂婚姻于2001年结束。2014年2月,常年受抑郁症困扰的夏绿蒂·道森在家中自杀身亡,年仅47岁。自离婚后已十多年没有联系的斯科特·米勒随后接受“第九新闻”访谈,讲述了二人及自己的经历。节目播出几周后,科学教派聘用米勒担任戒毒康复中心的明星代言人。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2014年1月,米勒因2013年两起毒品事件被指控供应毒品,并在第二起毒品事件中被拘留,他对这两起事件的较轻控罪认罪。

在悉尼唐宁中心地方法院宣判时,米勒的律师格雷格·古尔德向法庭描述了米勒致力于在科学教派的“那可拿”中心接受戒毒康复的计划。法官史蒂文森(Jan Stevenson)于是选择给他“多一次机会”。米勒极其幸运地躲过了这场牢狱之灾。

斯科特·米勒接受训练的戒毒康复中心位于维多利亚州墨尔本东部亚拉山脉一座僻静的小屋。

奥尚纳西小屋

这座奥尚纳西小屋建于20世纪初,是工程师们建造奥尚纳西大坝时的住所。后来它被改造成了一座豪华住宅,1954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和菲利普亲王第一次皇家访问时在这里住了几天。

几十年过去,奥尚纳西小屋变得有些破旧斑驳。产权方维多利亚公园将其出租给了科学教派,用于戒毒治疗项目“那可拿”。由于该项目在戒毒圈存在争议,维多利亚公园因此亦遭到民众抨击。

奥尚纳西小屋,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爱丁堡公爵曾经住过的房间

斯科特·米勒在这个康复中心隐居了五个月,和其他吸毒者一起住在共用的宿舍里,共同使用公共厨房、健身房,在桑拿房里挥汗如雨。

  据报道,他当时一边接受富有争议的戒毒治疗,一边作为戒毒康复中心的形象代言人,替其拉拢戒毒人员。

斯科特·米勒

“那可拿”戒毒项目背后的真相

1966年,根据创始人、科幻小说作家罗恩·哈伯德的要求,科学教派开始了名为“那可拿”的康复计划,他们声称这是一个非盈利的非医疗康复项目,采用“自然戒毒法”。

桑拿房

科学教派认为,毒品及其代谢物在人体脂肪组织中储存多年,释放时会引起成瘾者的渴求,而这些毒品及代谢物可以通过包括运动、桑拿和摄入高剂量维生素等养生法排出。他们要求戒毒人员连续30天每天在桑拿房里泡上5个小时,服用大剂量的维生素B3,即烟酸,旨在“通过营养物质的组合来抵消戒断带来的痉挛,以及用其他技术将人们的注意力从身体上转移到周围的区域”。

“那可拿”声称,自己的使命是在“一个被毒品蹂躏的社会”中“根除”毒瘾,结束“由药物滥用导致的谎言和欺骗的网络”。“那可拿”还表示,它的戒毒成功率是世界上最高的,超过75%成员在五年或更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复吸。

墨尔本郊外“那可拿”康复中心一位发言人表示,米勒及其他吸毒者所经历的戒毒项目是“完全安全的”,已有181人成功戒毒。米勒他们在偏远地区“无干扰的环境”中接受治疗,属“人道主义”。据报道,该康复中心的疗程是6个月,收费标准3万美元。

事实上,“那可拿”的“自然戒毒法”并未得到科学领域认可,不但安全性和有效性备受质疑,其因与科学教派关系也一直面临争议。有专家警告说,这不过是科学教派用来招募信徒的幌子。

斯泰西·墨菲

2012年7月,20岁的啦啦队队长斯泰西·墨菲(Stacy Murphy)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那可拿”中心接受戒毒治疗时去世,该中心是科学教派全球药物治疗网络的旗舰店。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墨菲是该中心9个月来死亡的第三人,也是自2005年以来第七人。

科学教派忠实拥趸、好莱坞明星家庭的悲惨遭遇

好莱坞明星约翰·特拉沃尔塔和他的已故妻子凯利·普雷斯顿

不过,著名的科学教派形象代言人、好莱坞明星汤姆·克鲁斯、约翰·特拉沃尔塔和柯斯蒂·艾利都曾盛赞过“那可拿”项目。

2007年,特拉沃尔塔夫妇曾在夏威夷为“那可拿”举办了专场招待会,他表示,“与其他戒毒所相比,我们是最好的”。

特拉沃尔塔夫妇是狂热的科学教派信徒,在各种场合宣扬和推广科学教派。

在一次接受《人物》杂志的采访中,特拉沃尔塔夫妇透露,大儿子杰特2岁时,差点因为一种会导致幼儿血管发炎的川崎病丧生,后来多亏普雷斯顿从科学教派中学来的一种排毒疗法才让杰特渐渐恢复了健康。

不过,劫后余生的杰特并没有“福大命大”。2009年,特拉沃尔塔全家在巴哈马度假,17岁的杰特在浴室突发癫痫去世。

科学教派的一些教徒认为,依靠祈祷就可医治疾病,美国也曾发生过信仰科学教派的父母因为不肯送孩子就医而导致孩子死亡的案例。杰特生前是否有服用治疗癫痫病的药物尚不清楚。最后负责救治杰特的兰特纪念医院的发言人以事关隐私为由,表示医院方面不会透露任何消息。

2020年7月12日,特拉沃尔塔的妻子凯利·普雷斯顿因乳腺癌病逝,年仅57岁。对科学教派的忠诚信仰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想要的幸福安康。

奥尚纳西小屋的健身房。这个昔日的豪华住宅现已破败不堪

科学教派发言人表示,除了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外,他们还在欧洲、非洲、亚洲、北美多地设立了戒毒康复中心。

2019年3月28日,美国揭批科学教网站Tonyortega.org报道,科学教派的“那可拿”戒毒中心扩张计划连续在美国马里兰州和密歇根州遭到否决,此外,其在澳大利亚和爱尔兰的扩张也遇阻。 

对斯科特·米勒的判决还有待时日,但作为科学教派戒毒项目的明星代言人,再次以供应非法毒品犯罪团伙头目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不得不说是对科学教派“世界上最高戒毒成功率”的最大反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