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山植物园月季进入盛花期

来源:上观

【编者按】每年上海月季展,辰山植物园内1500米长的“花墙”总是最大亮点之一。

  辰山植物园月季进入盛花期,1500米花墙吸引游客打卡。

  温暖的气候提早“叫醒”一大批花儿,其中就包括往年5月上旬才进入盛花期的月季。

  记者昨天从上海辰山植物园等沪上公园获悉,目前园内种植的月季比往年早开一周左右,大多数品种在4月下旬就进入盛花期,“五一”假期成最佳观赏期。与此同时,一批新优品种月季登场,它们兼具观赏性和应用价值,很可能成为未来上海城市绿化和家庭园艺追逐的对象。

  一元硬币大小

  花朵仅一元硬币大小的姬月季刚亮相今年的上海月季展,就引来不少市民游客的赞扬:“好可爱!”

  这种业内公认的超级迷你月季种在直径仅5厘米的小花盆内,比放在办公桌上的许多盆栽多肉植物还要迷你。辰山植物园园艺景观部工程师张廷华介绍,姬月季是上世纪90年代在日本育成的一种月季。除了身材娇小玲珑,姬月季还会变色,花朵初开时为桃红色,之后慢慢变成白色。

  其实今年展出前,姬月季已在辰山植物园的苗圃里“住”了至少3年。张廷华说,在业内,姬月季还有一个“开花机器”的称号,修剪养护得当的话,春、夏、秋三季都可以开花。对光照、浇水、杀菌等方面的要求也不高,只要留意病虫害防治,姬月季有望成为白领们的桌面新宠。

  能耐37°C高温

  上海酷热的夏季,对许多月季造成致命打击。可一个全新品种的月季却能忍耐37°C高温。它有几个好听的名字,如“翻译家”“家书”等。

  辰山植物园园艺景观部工程师周丹燕表示,“翻译家”是经过5年残酷的“自然淘汰赛”存活下来为数极少的强者。“我们尝试上百种杂交组合,每种组合随机选取上千颗种子露天种下。除了维持基本生存所需的水与肥,其他环节管理十分粗放。”周丹燕说,“翻译家”成功证明了自己强大的抗逆性和适应性,将和其他新优品种竞争城市绿化应用舞台的一席之地。

  别以为这位“自然淘汰赛”的优胜者是个“糙汉子”,“翻译家”不仅颜值高,还有香味。其初花为浅粉色,呈药香和果香交织的混合香味,之后逐渐变白,药香变淡,果香更加浓郁。据透露,这种月季起名“翻译家”是为了致敬酷爱月季的翻译家傅雷,他曾在江苏路的后花园种了50多种月季。目前,“翻译家”已向国家相关部门发起新品种登录申请。

  月季“启蒙老师”

  每年上海月季展,辰山植物园内1500米长的“花墙”总是最大亮点之一。辰山作为山体植物保育区,保留了原有山体植被和自然资源。辰山脚下有环形的围墙围绕,这面围墙将安吉拉月季作为主体植物,任其在墙面上攀爬生长,成就了如今的景象。

  其实,这面花墙还是上海城市绿化大面积应用月季的“启蒙老师”。辰山植物园从建园起就引入安吉拉月季,经过10多年培育,花量大、覆盖力强、抗性好、耐阴、耐干旱,即使在园内矿坑花园的背阴处也可以开得如火如荼,可以很好地适应上海的气候环境。

  上海绿化园林行业探索出一套标准化的安吉拉月季养护管理措施。如今,安吉拉月季已走出辰山植物园,成为上海许多街道、社区装点墙体和围栏的主力花卉。在浦东新区的浦兴路街道,安吉拉月季在多个小区的镂空围墙上生长;在奉贤区的南奉公路、环城东路至沪杭公路一带,以及静安区彭越浦绿道周边,都能看到安吉拉月季美丽绽放。最近申城部分高架道路护栏上悬挂的花篮里,也能见到安吉拉月季。

  “新人”跃跃欲试

  未来,更多经过公园培育驯化的月季品种将应用到城市绿化中。周丹燕透露,“甜梦”和“彩虹”两种月季已在辰山植物园培育多年,花量大、花期长,有望紧随安吉拉月季的脚步,站上更多舞台。“甜梦”是甜蜜的杏仁色。“彩虹”,顾名思义,有粉、红、橙、黄等多种色彩,还有漂亮的红色镶边。

  有的月季擅长往高处攀爬,适合做花墙,有的喜欢原地“长胖”,花量大、花朵大,可作为城市绿化带内的主力地被植物,比如绝代佳人系列、美地兰系列、美丽樱桃、艾弗的玫瑰等。周丹燕说,无需高成本维护,这些长势强的月季品种就能撑起一片片绿带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