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病还需心药医

作者:徐敏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暴瘦30斤!男子怀疑自己患上艾滋,只因一次意外
 
  东方网通讯员徐敏7月28日报道:“两年来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去了几十次医院。”上海德济医院神经心理科的诊室里,颜先生(化名)面容憔悴、身形消瘦,正在向心理治疗师诉说着他的痛苦。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个令他无比恐惧的念头——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

  男子暴瘦30斤,怀疑身患艾滋病

  颜先生今年41岁,平时身体健康,生活规律,烟酒不沾。然而,两年前的一次意外事件却改变了他安稳的生活。

  “当时是在医院体检,抽血的时候心里突然一慌手一缩,结果就被针头划伤了。”颜先生回忆。虽然只是表皮被划破了五公分,他却忍不住回想起以前看过的“共用针头”、“违规采血”的新闻,脑海里窜出了一个可怕念头:我不会得艾滋病吧?

  从那天起,这个念头就成为了笼罩在颜先生心中一道挥之不去的恐惧阴云。他每天食不知味、夜不安寝,给艾滋病公益热线、公卫中心打了无数个电话,稍有不适就一遍又一遍测量体温,一旦超过37℃就觉得是自己发病了……

  “有时候看到朋友脸上长了颗痘痘,我都会害怕,是不是自己把艾滋病传染给别人了。”颜先生回忆。

  为了排除患病的可能,颜先生做了两次艾滋病抗体筛查、两次艾滋病毒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却还是不能让他相信自己没有病。来自内心深处的怀疑每分每秒都在挑战着他的理智,他日夜生活在对艾滋病的恐惧和焦虑之中,工作也被迫暂停,几个月里竟然暴瘦了30斤。

  最后,他被精神科医生诊断为“疑病症”,也就是“怀疑自己有病的病”。

  心病还需心药医

  今年5月,颜先生在医生的介绍下来到了上海德济医院神经心理科,这里有着由哈佛大学访问学者、上海交通大学精神医学博士吴志国主任领衔的治疗团队,对心理和行为问题的临床诊疗和干预有着丰富的经验。吴志国和资深心理治疗师郑琰婷对颜先生的病情进行了深度分析,考虑到他曾使用大剂量药物治疗却依然收效甚微,他们决定为颜先生进行催眠治疗。

  “这是一种催眠状态下的认知行为治疗。通过催眠让患者进入深度放松的状态,引导他在过去的经历中探索出对现在影响深刻的事件,从而处理好根源问题。” 心理治疗师郑琰婷告诉我们,这种方法有点像电影《盗梦空间》,但没有那么夸张。

  “考虑到疾病和药物副作用已经严重影响了患者的正常生活,我还使用了‘移空’技术。这是一种可以让患者忘记某些事件引发的痛苦的方法,就这位患者而言,我帮助他忘记了抽血事件引起的恐惧和焦虑,患者还是保有抽血这个事情的记忆,但是他对这段经历所引发的不良感受已经消除了。”同时,郑琰婷也强调,这种技术需要有经验的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在谨慎判断的基础上使用,不可以随意实施。

  催眠治疗在颜先生身上得到了良好的反馈,经过4周的治疗,颜先生的病情就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他基本打消了身患艾滋的念头,也不再为此感到焦虑。在医生的指导下,他的药量减少了三分之二,病情也没有反复。“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两年前,完全完全不去想这个问题了,胃口也好了,睡觉也好了,就像个正常人了。”颜先生高兴地告诉郑琰婷医师。

  躯体没有病是真的,感受到的痛苦也是真的

  心理治疗师郑琰婷说,疑病症在现代社会其实并不罕见,几乎所有人都有过“疑病”的经历,而不同之处在于,绝大部分人经过就医检查就会消除疑虑,而疑病症患者则会坚持疑病的想法,甚至真的出现各种各样的躯体症状。

  “像胸痛、背痛、心悸、呼吸困难等都是疑病症患者常见的症状,他们的躯体确实没有病,但他们感受到的痛苦也是真的。而且疑病症患者往往伴有焦虑、抑郁,承受着身心的双重痛苦。”郑琰婷解释。

  对此,郑琰婷建议,如果自己或家人在多次就医、排除躯体疾病的情况下仍然过分担心健康问题,尤其是影响到日常生活时,应该尽早前往正规精神科或心理门诊咨询。此外,疑病症患者要注意识别和消除心理压力,治疗之余还可以多培养兴趣爱好,分散对健康的高度关注力。

  (为保护患者隐私,个人信息及经历均经过模糊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