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愚蠢与记者的笨——“麦田怪圈”制造者对媒体的嘲笑

最近读到,有一个叫马特。里德利的人,在一篇文章中呵斥某些媒体和记者:“记者实在太笨”,“绝对不要低估媒体的愚蠢”。(见《海外文摘》2002年12期)
作为在媒体工作过三十多年、名字曾被误认为是“阻假”(即“祖甲”的谐音)的笔者,初看这个批评,觉得有一点别扭、刺耳。
令人惊讶的是,里德利竟是一种被称为“麦田怪圈”(也称“庄稼圈”)假象的制造者。里德利自称是“一个在银幕下制造‘天兆’的淘气鬼”。他的文章坦陈了这个英国人和他的妹婿一起造假的经历。在麦子快成熟的时候,他们用一根长钉揳在麦田里,钉子上栓着绳子。然后,以钉子为中心,把绳子几乎贴着地面,象圆规似的在麦田里转一圈,顿时,一个“麦田怪圈”展现了。为了不让人发现其伪造,他们在进入麦田时小心落脚的地方,不留脚印。有的“麦田怪圈”制造者,竟站到两把酒吧高脚椅垫上,在麦田里行走。至于制造的图案都是事先设计好的,尤其是某些大学生还可以设计出“具有复杂的数学与碎形花样的庄稼圈”。这类假象杰作被某些媒体炒的很红火,硬说是“外星人留下的痕迹”,是什么“天兆”。并且有“专家”起哄,做导游讲解,出版书籍。在坦白交待了这段造假经历之后,里德利呵斥媒体的愚蠢和记者的笨。
同国外某些媒体和记者的举动一样,国内的某些媒体与记者也不乏这类炒作。而且岂止是宣扬一个“麦田怪圈”,还有什么“世界第五大发明”水变油、能够超载运输的“超浅水船”、将使化肥淘汰的“人工诱发固氮根瘤”、从“耳朵认字”演变出来的“人体科学”、当前很时髦的“纳米水”等等,可谓林林总总,令人目不暇接。出于对媒体的信任,伪科学在媒体上唱大戏,公众的上座率总是不低的,其负面效应可想而知。
既然“麦田怪圈”已经真相大白,那么媒体与记者理当反思。以本人的拙见,媒体的“愚蠢”与记者的“笨”,是不言自明的。具体地说,就是缺少科技知识、质疑意识和求实精神。举一而反三,每当遇到这些怪异的新现象时,为什么只是好奇,并立马介绍给公众,而没有问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不想一想,您的举动将会公众带来什么样的恶果?请注意,尤其在我国,公众对伪科学的免疫能力还是比较低下的啊。某些媒体和记者也许会辩解说,我们请教过专家的呀。的确,专家是需要信任的。但在“麦田怪圈”问题上,就有这样的“专家”——里德利说——“许多庄稼圈专家是靠庄稼圈赚钱的。他们写书,并给长达一周的‘庄稼圈之旅’当导游,有时每个游客收费超过2000美元。”里德利指名道姓地指出,有家电视台事先已拍下“麦田怪圈”造假的制作过程,而“专家”冥顽不化、坚持说是真的。电视台竟违心地顺从,说拍到的只是“专家”的失误。在国内还有这样的“特色”:某位掌握一定权利的领导说是“真的”,媒体和记者便不分青红皂白地照发、照写不误。
想想公众,媒体与记者不该多多地反思自己的“愚蠢”和“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