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奇人、奇文引发的思考

在一份发行全国、影响颇大的报纸上登载了一篇有关“狱中奇人”的文章:杭xx被捕入狱。一进牢房,就看见墙上写着:某月某日杭xx当来此。杭大为惊诧。一问,原来是同一牢房的一位苍然古貌的长者所写……长者又在墙上写着:某月某日我被处死刑;某月某日杭xx当离开这里。杭确信此人必有过人之处,就虚心向他请教,并问他:既然你知道自己会死,为何不想办法解脱?长者说:这是定数,怎么解脱得了……到了某月某日,长者果然被处死刑;杭xx也果然如墙上所写的某月某日出狱了。
上述这件奇人、奇事,对于任何一位受过现代文化教育、掌握基本科学知识的人来说,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文章写得越是奇而又奇,神乎其神,有名有姓,某月某日,就越是显得过于离谱,迷信惑人,邪气十足了。
媒体宣传,尤其是担负一定社会责任的主流媒体的宣传,与朋友之间茶余饭后、海阔天空的闲聊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见之于报上的文章,至少得经过作者、编者、审者三者之手。作者写文章以表达自己的观点,编者持欣赏的态度,审者阅后批准同意,然后才能见之于报面。文章一旦公开发表,其影响之大、之深是不可低估的。笔者之所以对“狱中奇人”一文留下深刻的印象,就算因为在那篇文章见报后的某日,听到有人因评议此文而引起争执:乙方的意见是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文章写得神邪胡道,是在宣扬迷信。这种文章现已基本绝迹,怎么这份报上又有登载呢?另一方的意见是登在报纸上的文章讲的事还能是假的吗?况且是那么有影响的一份报纸。虽说事情是讲得有些稀奇,但报上登了,总是有可信之处的吧。难道编辑会看不出文章内容的真假?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我们不能要求编辑人员真的是那么正确无误,工作中的差错与不足总是会有的。或是熟人来稿,难以拒绝;或是为标新立异,或是因确有同感,或是……只是媒体的影响实在是大,读者对报上发表的文章总是信以为真的。公开发表上述这样的文章,我们为此而批评一句“误导读者”,不至于太过严厉吧。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新闻工作者要用社会主义荣辱观引领新闻价值取向。要坚定不移地坚持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武装头脑,坚持新闻工作的党性原则,坚持新闻真实性原则,坚持正确舆论导向。这样的要求不算太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