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湛露论坛 » 综合类文章
从幸存者偏差逻辑谬误看法轮功的神佑邪说
作者:周维新  来源: 海尚网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英盟军对德国展开战略大轰炸。由于德国防空力量强大,美英空军损失惨重,于是国防部找来一些飞机专家,要求研究战斗机受损情况,对飞机加以改进。专家们仔细检查了执行任务归来的飞机,发现所有飞机的机腹都伤痕累累。于是,这些专家们建议,机腹最易受到防空炮火攻击,应该加强机腹部位的防护。然而,国防部最后的改进要求却是:改进和加强对机翼的防护。

  国防部一位统计学家发现,能够幸运返航的飞机,机翼都完好无损,这说明被击中机翼的飞机都坠落了,而仅仅被击中机腹的飞机都返航了,应该加强防护的是机翼,而不是机腹。

  统计学里将这类因结果导致错误认知的情况,称为“幸存者偏差”。幸存者偏差是一种常见的逻辑谬误,意思是只能看到经过某种筛选而产生的结果,而没有意识到筛选的过程,因此忽略了被筛选掉的关键信息。这一现象的别名有很多,比如“沉默的数据”、“死人不会说话”等。

  再引用塔勒布《黑天鹅》中的一个例子:2000多年前,罗马政治家、哲学家、雄辩家和思想家西塞罗讲了下面这个故事。有人把一幅画给一位无神论者看,画上画着一群正在祈祷的拜神者,他们在随后的沉船事故中幸存了下来。画的寓意是,祈祷能保护人们不被淹死。无神论者却问道:“那些祈祷后被淹死的人的画像在哪儿?”

 

  也许有些人会问,幸存者偏差也许仅仅存在于理论中,和现实有什么关系?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在不经意中会受到幸存者偏差的影响。类似的言论包括:“某某行业很不错啊,我朋友赚了不少钱,其他创业者也很成功。”“某某中药/气功/大夫真厉害,医院都不收的病人,都给治好了。”“记者在火车上采访,问今年的火车票都买到了吗,大家纷纷表示买到了。”

  通俗地说,幸存者偏差就是犯了以偏概全甚至与真实情况背道而驰的错误,而这种错误的产生,有因认识不全面的无意为之,也有因达到某种目的的刻意为之。特别是一些邪教组织,为了宣传自己的歪理邪说,利用这种认识偏差,对信徒和公众采取了故意蒙蔽手段,而一些邪教信徒无意之中信以为真,自觉不自觉中替邪教的这种目的进行张扬宣传。

  邪教在利用幸存者偏差逻辑谬误来诱导和误导信徒方面,表现尤其明显,尤其是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的所谓“神佑”功能。

  法轮功的“神佑”功能,集中体现在李洪志本人所吹嘘的“特异功能”以及部分信徒声称的危难之时得到“师父”(李洪志)和“大法”(法轮功)的保佑上。李洪志曾说,有他的法身的保护,弟子们“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甚至弟子们“跑到月球、太阳上去都没关系,我的法身都能保护……”

  李洪志的“法身”是否如此神奇,当然需要“弟子”来证实,于是在法轮功的媒体上,时不时会出现一些宣传李洪志和法轮功“神迹”的文章,以交通遇险为例:

  2017年6月3日,法轮功网站登载一则故事称:一位法轮功人员在临别时,送给其同事兼好友一个“大法护身符”。后来,该同事乘坐的汽车不慎掉入沟中,“车都报废了, 可车上的四个人都一点事没有”。

  2017年3月28日,法轮功网站登载一则故事称:作者的丈夫开车回家时,在下高速的转弯处,车速没控制住一下撞断了路边的两棵树,车子翻了两个跟斗。作者称,四十岁的丈夫“本来注定难逃这次车毁人亡的劫数”,只因他确信法轮功,从而得到了“大法”和师父的护佑,从而免遭此劫。

  2017年1月25日,法轮功网站登载一则故事称,作者开车载弟媳去给已故的父亲上坟,在回来的路上又顺便拉了四位乘客,途中不知道怎么回事,车突然左右大拐弯,作者不知不觉踩刹车,车翻倒扣在大路中间。六个人都慢慢从车里爬了出来,竟没有一人受伤。作者把此事讲给了其母亲听,其母认为,这是“一人学法、全家受益”的表现。

  上述三个故事,都是“幸存者”讲述的。这些故事的讲述者一般未具真实姓名和身份,即使如此,我们也姑且认定故事讲述者的本意是好的,即相信法轮功和李洪志会保佑他的弟子,而读者(绝大部分是法轮功信徒)也会得出同样结论。但是,法轮功人员(包括部分同情者)可能没有察觉,在李洪志等法轮功高层的授意下,法轮功网站很少报道有关法轮功人员生老病死情况,事实上信奉法轮功后,法轮功人员交通遇险时引发死亡的案例不在少数,尤其是“非正常”死亡的人员中不乏法轮功“精进弟子”。故事中的“幸存者”可能没有意识到,当他们以“幸存者”身份来讲述这些故事时,那些曾经倒霉、甚至失去生命的法轮功弟子,注定丧失了在法轮功媒体上讲述他们真实故事的机会,也就是“死人不会说话”。

  兹以交通遇险方面为例(下面案例法轮功媒体均避而不谈甚至封锁):

  2012年11月30日,金正浩因车祸医治无效在韩京畿道日山市病故。金正浩,又名金琪皓,男,原籍中国吉林,朝鲜族人。上世纪90年代金正浩认识李洪志,开始习练法轮功,因将法轮功书籍翻译成韩文得到李洪志赏识。2000年3月金正浩偷渡至韩国定居,2003年李洪志亲自任命金正浩为“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2012年11月21日,金正浩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因伤势过重,于11月30日在韩国京畿道日山市日山医院去世,终年57岁。金正浩死后,韩国法轮功严密封锁消息。(2013年7月4日凯风网《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车祸死亡》)

 

金正浩

  2014年1月29日,东中部救护协会(East Central Ambulance Association,简称ECAA)急救医疗辅助员马克·曼斯(Mark Manns)先生在前往该协会上班途中,所驾驶的卡车失控,在卡尔加里以北伊丽莎白二世公路中间隔离带发生侧翻,并同一辆驶来的拖车相撞,曼斯先生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据当地的撞车事故司法鉴定科(Forensic Collision Unit)证实,此次事故与道路状况不佳有关,车速并非原因。根据报道,曼斯先生现年35岁,出生于安大略省,后定居阿伯塔省,与妻子育有两个儿子。报道还说,曼斯先生是一名法轮大法信徒,信奉“真、善、忍”,朋友称其是法轮大法的“捍卫者”。(2014年2月7日凯风网《加拿大一法轮功弟子春节前夕车祸遇难》)

 

2014年2月遭遇车祸身亡的加拿大法轮功信徒马克·曼斯

  交通遇险是一种常见的社会现象,从常识上说,遇险不一定会造成伤亡,否则人们不会常说“有惊无险”之类的庆幸话,何况不信法轮功、不信任何宗教者,最终化险为夷者大有人在。经过李洪志的洗脑,“幸存者偏差”在法轮功信徒思维已经扎根,他们会有意无意中将“有惊无险”的结果归功于李洪志和法轮功的“神佑”。不过,多年来,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弟子,因车祸死亡事件一茬连着一茬,李洪志之所以像鸵鸟一样避而不谈,是因为他本人曾卷入的一次特大车祸事件,令他颜面扫地。

 

  1998年7月4日上午10时,天下着大雨,海南省东线高速公路万宁至陵水路段发生了一起特大车祸,由海口开往三亚的一辆海马旅行车与一辆大客车相撞,造成车上八名乘客中七人死亡,一人重伤。这就是造成海南省“法轮功”群体震惊的海南特大车祸事件,车上八名乘客均为海口市“法轮功”骨干成员,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前往三亚市“弘法”。李洪志得知消息后,为稳定海南省“法轮功”学员的情绪,7月5日,便给海南省辅导总站站长蒋晓君发去了亲笔传真信,信中说:“我们的许多许多学员来自不同层次、不同天国,目的是同化宇宙大法而不讲形式的。圆满时由于他们世界的特点是不能要肉身的,所以就造成了圆满方式的不同。大法弟子中只有去法轮世界的才会带转化后的肉身而圆满。师父知道你们的心,其实你收到我的信后,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不同世界里了。”

 

1998年7月法轮功人员海南特大车祸事件现场

  然而,自称神通广大的李洪志,本以为八名法轮功人员全部遇难,心存侥幸,反正“死人不会说话”,自己漫天谎言,想必能自圆其说。孰料,其中被李洪志钦定“圆满”(死亡)的张一军,经医院奋力抢救,竟然死里逃生,直接打了李洪志“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不同世界里了”谎言耳光。

 

李洪志亲笔信截图

  值得指出的是,本来准备与这八名法轮功人员参加“法会”的海口市法轮功辅导站滨海分站辅导员廖黎明,因座位已满,无法同行,躲过一劫。亲身经历过事件前因后果,以及八名“同修”血淋淋的死亡教训之后,廖黎明幡然醒悟,勇敢地公开揭批穿李洪志的谎言(详见凯风网《我见证了“海南特大车祸”事件》)。同样,事故幸存者张一军,后来也公开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再次揭穿李洪志的“圆满”谎言(详见凯风网《专访唯一被李洪志认定“圆满”的大活人》)。

 

法轮功人员海南特大车祸事件幸存者张一军接受采访

  综上,幸存者偏差既是一种统计学现象,也是一种社会心理现象。它的存在,是人类在特定情况下认识局限性体现。克服和减少幸存者偏差情况的出现,重要的是用辩证的一分为二的观点看待事物,尊重客观规律,对那些所谓权威,要多带批判的眼光,特别对李洪志之类自称拥有特异功能的说辞,更要多加警惕,听信李洪志歪理邪说,甚至会付出生命代价。

  最后,愿与那些至今仍痴迷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法轮功人员分享一则笑话:

  牧师对买他的马和马车的农夫说,这匹马只听得懂教会的语言,叫声“感谢上帝”它就跑,叫声“赞美上帝”它才会停下。

  买了马的农夫将信将疑,他试着叫了一声感谢上帝,那马立即飞奔起来,越跑越快,很快就跑到了一处悬崖边。惊恐万分的农夫才想起来让它停下的口令并高叫道:赞美上帝!

  果然,马在悬崖边上停了下来。

  死里逃生的农夫长长地嘘了口气:感谢上帝……

  其他参考资料来源:

  百度百科—幸存者偏差(http://baike.baidu.com/item/幸存者偏差

  《黑天鹅》读书笔记(http://www.jianshu.com/p/bf38cc5a2d8d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