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透视 » 世界邪教
赵维山“小情人”被包装成“女基督”
作者:凌尘  来源: 凯风网

  情人节,原本是个甜甜的、暖暖的、充满浪漫色彩的节日!但却让反邪教志愿者的我心中隐隐作痛。痛什么呢?痛那全能神邪教大肆吹嘘的“女基督”,竟是教主用包养的“小情人”发酵而成的!

 

  ——高考落榜、精神崩溃。杨向彬是一个普通人家的普通孩子。她出生于1973年11月18日,是山西省大同县西坪镇杨茂荣和徐珍林的宝贝女儿,曾在当地先后读完了小学、初中和高中,接受了和同学们一样的学校教育。不幸的是,她在1990年前后参加高考之后,因自己成绩不理想,产生过大心理压力,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从此,行为举止一反常态,少不得神情恍惚、胡言乱语,一惊一乍、疯疯癫癫。其实,发生这样的不幸,完全出于杨向彬心劲太重,误以为高考落榜等同于人生落榜,一时没能转过弯子。好在现代医学表明,精神分裂可涉及感知觉、思维、情感、意志行为、认知功能等,主要导致诱发因素是源自个体心理易感和外部不良社会环境影响。也就是说只要及时科学施治,暂时产生的那些幻听、幻视、幻嗅、幻触的感知觉障碍,以及各种妄想的思维障碍等,完全有望康复痊愈。

  ——误入邪教、沦为情妇。杨向彬的精神分裂,加速了她向邪教人生的趋近。她先是被人稀里糊涂拉入了邪教组织呼喊派,接着在接受邪教洗脑后,感觉邪教多少弥补了她的精神挫败,为她多少提供了宗教寄托,很快接受和痴迷研究起了呼喊派教义,进而受其教义的蛊惑,幻想自己能力出众,宣称自己被圣灵感动,已经见到了异梦异象,并时不时以基督名义将病态妄想和各种异梦异象言表于“神话”。然而,这一切,很快就被此期间刚刚脱离“呼喊派”自立门户的赵维山相中,尤其是当杨向彬讲解的“启示”“心得”在一些信徒心中产生极大恐慌,使不少希图得到“拯救”的信徒对她膜拜时,正愁无以招揽信徒的赵维山便坐不住了。他认定杨向彬就是上天送到他面前的“活财神”。于是,无心顾忌杨向彬还是精神病人,先是伸手把小他20多岁的妙龄靓女杨向彬纳入自己的邪教组织,接着背判原配妻子,把杨向彬发展为他的“小情人”,使得他剽窃曲解的基督教圣经而胡编滥造的“鬼话”,统统借其“小情人”的“无门烂嘴”,化作了坑蒙拐骗的系列“神话”。

  ——冒充基督、散布邪毒。随着“小情人”杨向彬“大作用”的显现,其“老情人”赵维山彻底释怀了。只要能最大限度占有、最大限度控制、最大限度开发,为他不断引诱拉拢信徒、聚敛钱财美色、壮大邪教“事业”,不惜将精神病人打造成最大“噱头”,“扶正”成同床异梦的邪教夫妻,形成了利益捆绑、分工明确的邪教核心力量,建立起了邪恶暴力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又称实际神、东方闪电、七灵派、女基督派)。她谎称:全能神统治的“国度时代”已经来临,神以一个东方女性的形象第二次道成她的肉身,降临在中国,对人类进行审判,唯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不信和抵制者都将被“闪电”击杀,等等。

  ——迷失邪教、损己害人。从1993年“小情人”杨向彬嫁给“老情人”赵维山,再到1995年“小情人”为人生下儿子赵明。杨向彬一步一步从父母掌心的乖乖女、从一心高考“跃龙门”的有志少女,沦落为邪魔头赵维山的“情妇”、“邪妻”和赵明“邪母”。但这看似同普通百姓般的生活轨迹,早已被赵维山及其邪教组织所颠覆,深陷进了万劫不复邪教魔窟。这看似高高在上的“女基督”,却是一不留神误入邪教而被人害又害人的非“情”“小情人”。可见,“小情人”杨向彬这位所谓的“女基督”,自始至终扮演着一个编造“神话”的傀儡角色,其肉体和灵魂全部攥死在了全能神幕后老大“大祭司”赵维山的掌心。

  天下“情人”,绝非一个“情”字了得。一定要正视生活磨砺,保持清醒头脑,远离邪教圈套。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