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宗教之窗 » 宗教研究
邪教是宗教市场中的邪恶竞争者
作者:大弓   来源: 凯风网

  美国宗教社会学者罗德尼·斯达克提出了宗教市场这一新概念,他认为不同宗教因其竞争力不同而占有的市场份额也不同。[1]这对于研究邪教具有启示性意义。邪教尽管与宗教有着本质的区别,但许多邪教都是打着宗教的旗帜频繁活动,因而具有很大欺骗性与破坏性。从这一角度上可以毫无疑义地说,邪教是宗教市场中的邪恶竞争者。
  宗教市场客观存在。正如罗德尼·斯达克所说:“宗教的经济进路并不仅仅是关于金钱、价格,甚至不是作为为了在天堂的收益而投资的行善。相反,它之所以作为经济研究,是因为当他在个人层面上分析宗教时,它强调的是个人和超自然之间的交换关系。而在集体层面上,宗教的经济进路则依赖于供应和需求这两个基本概念”。[2]显然,无论是在个人层面上分析,还是在集体层面上分析,宗教市场的存在是确定无疑的。宗教对于个人而言,是一种需求,当这种需求扩大到集体,就形成为市场。宗教作为供应方,是为满足需求方而存在。两者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这便是典型的市场供求关系形态。
  宗教市场也有真品与赝品的区别。如同一般货物市场,宗教市场也同样存在真品与赝品的区别。众所周知,基督教是传统正教,在宗教市场中因其世界性名优品牌效应市场占有份额很大,因此就有不少邪教假冒基督教开展活动,频繁作案,成为宗教市场中可恶的赝品。韩国人郑明析创立的“摄理教”系1980年从“统一教”分离出来的一个邪教,打着基督教的旗帜,以所谓“爱的教育”为名招募信徒,在其教理中规定:“上帝允许他与世上所有的女人性交”。他以此为据,大肆玩弄女性。1999年韩国sbs电视台经过周密调查,在专题节目中揭露郑明析传教敛财和玩弄女性的事实。正当韩国警方对郑明析抓捕准备时,他却逃之夭夭,2007年他在中国被捕,这个淫乱教主的罪恶之路走到尽头。[3]正因为宗教市场中存在着与一般市场同样的真品与赝品的区别,因此,如何学习掌握识别真品与赝品的方法,对于宗教市场的需求方即普通宗教信众而言,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邪教争夺市场份额不择手段。传统正教因其对社会的正向作用,一般与国家政权能够相互适应,和睦共处。譬如中国的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等五大传统正教与中国社会相适应,受到中国的法律保护,合法存在与发展。邪教则不然,因其具有的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等性质决定其对社会的负面作用,遭到法律的禁止,缺乏存在与发展的正当性与合理性。邪教在许多国家不被认可,其危害行为受到各国法律追究。譬如美国对“大卫支派”、“人民圣殿教”等邪教的镇压,日本对“奥姆真理教”、“法之华三法行”等邪教的打击。[4]因此,邪教往往为掩饰起见,盗用传统正教的旗帜作掩护,暗中开展不法活动。“法轮功”就是这样的邪教,起初打着气功的旗帜,自称“佛家气功”;[5]后来打着佛教的旗帜,改称“法轮佛法”。[6]为了争夺市场份额,邪教不择手段地采取了许多欺骗性方法。许多邪教主将自己打扮成神的模样,吹嘘自己有无与伦比的诸多神通法力。例如“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拥有“隐身”、“定物”、“思维控制”、“搬运”等神通法力,[7]还有强大的“化功”及为他人“开天目”、“下气机”、“下法轮”等神通法力,[8]他还能多次“转世”,[9]还能“在上一个地球上传法”[10]等。由于这种无休止的欺骗性宣传,邪教才能够对部分社会群体产生影响,促使他们委身邪教,从而在宗教市场中占据一定份额,尽管份额不大,但其危害匪浅。
  邪教对宗教市场具有破坏性影响。在一般货物市场中,假冒伪劣产品的破坏性影响,人皆知之。譬如地沟油、毒奶粉等近年来在中国货物市场上毒害消费者的假冒伪劣产品,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一般货物市场。邪教在宗教市场中,也同样具有破坏性的影响力,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传统正教的破坏性影响,另一方面是对普通宗教信众的破坏性影响。邪教尽管打着传统正教的旗帜,却往往对传统正教恶毒攻击。譬如“法轮功”邪教打着佛教的旗帜,自称“法轮佛法”,却对传统佛教大肆诽谤说:“释迦牟尼所在的层次是如来”:“禅宗到今天,什么法都讲不了”:“佛教中的法不能概括整个佛法,他只是佛法中的小小一部分”;[11]“佛教的论述是佛法中最弱小的一部分”等。[12]对于普通宗教信众,正当的合法的宗教信仰能够给他们带来精神的慰籍,然而受邪教欺骗委身邪教的结果,往往给他们带来无法预料的灾难性后果。邪教“人民圣殿教”的信众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教主吉姆·琼斯会让他们以服毒的方式奔赴“天堂”。[13]邪教“恢复上帝十诫”的信众对于教主基布维尔特引导他们以集体自焚方式步入“天堂”也毫无警惕。[14]“法轮功”邪教痴迷者王进东本以为自己清清亮亮做人,绝不会自杀,不料却走上了到天安门自焚的邪路,留下了悔恨终生的残疾。[15]邪教除上述两方面的破坏影响外,对于普通社会民众也具有危害性的影响。例如邪教“奥姆真理教”就将魔爪伸向普通民众,在1995年日本东京地铁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16]
  宗教市场要引入市场准入机制。由于宗教市场与一般货物市场具有许多共同性与相似性,因此宗教市场也有必要引入一般货物市场的市场准入机制,以此对于邪教的泛滥予以有效遏制。一般货物市场的市场准入通过制订相应货物标准的方式实现,宗教市场的市场准入则需要通过相关立法的形式实现。从目前各国的做法来看,大都通过相关立法的形式,譬如法国的《反邪教法》。中国在反邪教立法方面,通过刑法修改和出台新的司法解释等方式,进一步完善了反邪教的法律规定,为建立健全宗教市场,打击各种邪教活动奠定了基础。
  总之,对于邪教这一宗教市场中的邪恶竞争者,需要在认清其危害的基础上,建立并完善市场准入机制加以有效遏制,净化宗教市场。

  附注:
  [1]《宗教经济学》
  [2]《宗教经济学》
  [3]《韩国邪教教主在中国落网》
  [4]《世界邪教》
  [5]《中国法轮功》(修订本)
  [6]《转法轮》
  [7]《李洪志先生和他所创立的法轮功》
  [8]《转法轮》
  [9]《洪吟》
  [10]《北美巡回讲法》
  [11]《转法轮》
  [12]《转法轮》(卷二)
  [13]《迷幻文化的颓废产物“人民圣殿教”》
  [14]《邪教真相》(上)
  [15]《祸国殃民法轮功》(第二辑)
  [16]《滥杀无辜的奥姆真理教》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