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声心语
爸爸不管我和妈妈了
作者:施芳  来源: 凯风网

  我是内蒙古锡林浩特市第四中学的学生,曾经和其他小伙伴一样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爸爸是一家物流公司的员工,妈妈在一家物业公司做保洁员,虽然家里并不富裕,却也是充满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每当我下课回家,总是粘着爸爸,爸爸说最幸福的事就是累了一天回到家里跟我和妈妈在一起。

  练法轮功生活改变

  可是,从2010年开始,爸爸不知道跟什么人练起了法轮功,一切都变了。原本性格开朗的爸爸变得话越来越少,还跟妈妈说他得“法”太晚了,这么好的功法早该练的。妈妈说国家早就不让练法轮功了,法轮功可是害人的邪教。可是爸爸却说“你懂什么,那是人们瞎说的,你看到身边有谁被法轮功害了吗?再说了,那些出偏的弟子肯定是没按师傅说的做,才会出问题。刚开始我也不信,可是我那次得重感冒输液、吃药那么多天都不见好,跟着功友练了三天功就全好了。再说了,咱们普通老百姓只在家练功又没碍别人什么事,政府还会管咱们在家练的是什么功吗?”,妈妈说不过他,一直在摇头。以前每天我放学回家总能看到爸爸在厨房里帮着妈妈摘菜、做饭,可是现在爸爸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盘腿打坐,还默念着什么,或者聚精会神地拿着一些书在看,看完后还把那些书当宝贝似的用黄布包着。有一次,我非常好奇那些是什么书,拿出一本来看,是一本很旧的《转法轮》,当我正在翻看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它掉在了地上,把一页书撕掉了。爸爸看到后非常生气,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我当时哭得伤心极了,这可是从小到大爸爸第一次打我。这时,妈妈跑过来把我搂在怀里生气地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孩子只是不小心弄扯了书,她又不是故意的。你那本破书就那么金贵吗?怎么就把你迷成这样?你现在是工作不好好干,一有空就看那些破书,这一年来哪次发奖金有你的啊?你们公司赵主任说,你再不好好干,就不用你了,你就不怕丢掉工作吗?现在找份稳定点的活多难啊?”爸爸先是要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我们修炼人的事,你们常人是不会晓得的。我这也是为了咱们全家好啊,师父说了‘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以后你也跟我一起学“法”、练功吧!而且什么时候都不能说‘大法’和‘师父’的坏话,会遭报应的。”说完又去盘腿练功了。那时起家里的气氛变得特别沉闷。起初,爸爸下班后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很少出来,妈妈的埋怨唠叨越来越多,他们开始经常吵架,我觉得好烦。   

  散发邪教传单被拘留

  后来爸爸下班后经常不回家,说是跟功友一起学“法”练功。因为爸爸经常不在家,原本爱说爱笑的妈妈也变得沉默了,家里的气氛变得死气沉沉。后来爸爸经常带回家一些册子和纸,我偷偷看过是宣传法轮功的。爸爸总是很晚了还神神秘秘地带着那些宣传单、册子出门,爸爸说这是去“弘法”。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弘法”,但是感觉爸爸总是鬼鬼祟祟的。

  2011年春节前,我看到妈妈总在偷偷地掉眼泪,我感到很奇怪。有一天爸爸回来了,面容憔悴、有些沮丧,而妈妈却跟他大吵了一架。听他们吵架我才知道,原来爸爸往公司快递件里放了一些法轮功传单,同事发现后被公司开除了。妈妈哭得伤心极了,爸爸却在一边说“我要让更多人认识到‘法轮大法’是多么好的一个功法,国家不让练是错的,等到‘法正人间’的时候那些迫害大法的人都会形神全灭的。而且你不用伤心,虽然这次我被开除了,可是我又过了一关,我又上了层次,等到我功德圆满的时候对咱们全家都会有好处的。”在这之后,维持家里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了妈妈一个人身上。

  相信法轮功差点害死妈妈

  从那以后,爸爸好像回来的更晚了。2012年12月23日是我11岁生日,妈妈对我说“你不是一直盼着有个弟弟或是妹妹吗?现在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而且爸爸知道这个好消息后应该会好好工作不再练什么法轮功了,为了这个家他会改变的”,我高兴极了。那天晚上,爸爸回来听说这个消息后更是喜出望外,小心冀冀地摸着妈妈的肚子说“这可是‘元婴’啊”,我和妈妈都感到很奇怪。几天后,爸爸找到了一份保险推销员的工作,全家人都很高兴。妈妈悄悄对我说,这回你爸爸应该会好好工作了。可是好景不长,爸爸在保险公司工作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又被开除了,原因是爸爸在推销保险的时候又向顾客宣传法轮功被举报了。这一次爸爸依旧表现得毫不在呼。可是这件事却对妈妈的打击很大,她变得越来越不开心,每天下班回家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操持家务。

  2013年6月的一天,妈妈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像快有一个月不动了,就去附近的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诊断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死了,让妈妈住院拿掉孩子。可是爸爸知道后却坚决不同意,拒绝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说这是“元婴”,怎么能说拿掉就拿掉,我请功友一起发正念一定能保住“元婴”。就这样爸爸不顾医生的反对把妈妈接回了家,并叫来几位“功友”围着妈妈念叨着什么。一周后的一天早上,妈妈突然晕倒并出了好多血,可是爸爸不在家,我喊来邻居把妈妈送进了医院。经过3个小时的抢救妈妈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听医生说因为拖得时间太长已经留下了后遗症,多系统器官功能衰竭,以后不能再从事体力劳动了。经过近半年的治疗,妈妈的病情好转了,但是因为看病家里的钱早已用完还欠了亲戚很多钱,可是爸爸却一点都不着急赚钱还债,反而经常一连好多天不见踪影。  

  触犯法律锒铛入狱

  2014年5月13日,是个悲伤的日子。中午我下课回家时看到社区的王阿姨和派出所的李叔叔正在安慰妈妈说“施大哥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们家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我们社区和辖区派出所,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听到这番话我跑去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妈妈含着眼泪说“你爸爸出差了,5年以后回来。”后来,隐隐约约听到邻居大妈在和别人议论,说爸爸被法轮功迷得干了不少触犯法律的事情,被判刑了。

  从爸爸走到现在已经两年了,妈妈因为被爸爸伤透了心一次也没看过他,并且在家里从未再提起过爸爸。我特别想念爸爸,十分想见到他,可是爸爸去哪儿了啊?我们曾经那个美满幸福的家就这样被法轮功拆散了,我恨死这个法轮功了,我希望小伙伴们一定要告诉自己的爸爸、妈妈,要远离法轮功,不要被法轮功迷惑,要保护好自己美满、幸福的家。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