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秀
天女散花
作者:张玉平  来源:

四月的一天,郝王村的广场上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村民大联欢。刘大嫂搬着小板凳,坐在人群中,又拍手,又叫好,看得有滋有味。

台上正在演的是黄梅戏选段《天女散花》,演员边声情并茂地唱道:“国色天香世无伦,百媚千娇画不成,天上鲜花谁来护,不如来撒给有情人……”,边徒手做了个向下撒花的动作。这时,广场上空竟然真的有纸片一样的东西,开始是两三片,接着几十片、几百片……陆陆续续、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

“哇……什么东西?哪里来的?”“这是变魔术么?” “天上掉宝贝喽!”……此时,舞台上的《天女散花》还在继续,但观众的注意力早已被这现实版的“天女散花”吸引住了,再也无心看戏,纷纷伸手去抓这些神秘的纸片。刘大嫂也被眼前神奇的一幕惊呆,好奇地抓住一张,摊开一看,是一张一元纸币大小的纸张,一面的正上方是“大能神教”四个大字,中间印着一位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圣女画像,纸张的反面还印着几行字:大能神教显神威,天女散花传旨意。寻找缘份拜圣女,世代保你称心意。

看到这张神秘的纸片的真面目,刘大嫂十分失望,随手将纸片丢到了一遍,一边嘀咕道:“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原来是几张破纸而已!”一边不甘心地再次抬头朝天空望了望。只见蓝天白云下,除了几只不知从哪儿飘来的气球外,就是这些三三两两飘着的纸片了。如果这周边要有高楼大厦的话,刘大嫂一定会认为是某人的恶作剧。但是郝王村的广场周边500米除了黄灿灿的油菜花外,连一幢两、三层楼的楼房都没有。再看这些犹如天女散花般,随风缓缓飘落的神秘纸片。嘿!还别说,倒真的像是从天而降似的。这可这真是怪了!

这时,刘大嫂脑子里一个激灵,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马上捡起刚才丢到的纸片,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参详了一遍。看完后,她眼前一亮,不由把手里的纸片拽得紧紧的,喜滋滋地暗道:宝贝!真是天上送下来的宝贝啊!哈哈,这下我们老刘家可有后啦!

原来,刘大嫂早年丧夫,独自一个含辛茹苦地把儿子抚养长大,上了大学,娶了妻子。如今,儿子孝顺、儿媳贤惠,一家人和和睦睦,刘大嫂本该开心才是,但是她还是整天唉声叹气。要问这原因么,只有一个,就是儿子结婚已经五年多了,可是这媳妇的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眼看与自己同龄的小姐妹们家的孙子孙女都要进学堂了,可自己连孙子的影子都没看到,这让刘大嫂如何开心得起来呢?

如今,有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宝贝,刘大嫂就像拾到了救命稻草。但是,这纸上没有联系方式,该如何联系,找谁去表明自己入会的决心呢?刘大嫂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何去何从。但是刘大嫂仔细一推敲,马上就明白了。瞧!人家纸上写得明明白白——“寻找缘份拜圣女”,一切都要讲缘份。

自此以后,刘大嫂每天睁开眼睛只做一件事,就是瞒着家人,拿着那张宝贝纸片出去,满世界地找缘份。每天夜晚也只做一个梦,就是求祖宗保佑,让自己早点找到缘份,早日完成自己的心愿。一个月过去了,缘份没找到一份,倒把自己折磨得疲惫不堪。尽管如此,但刘大嫂寻找缘份的决心还是丝毫不减。

这一天,正当刘大嫂再要出去找缘份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神秘的女人。刘大嫂见来了陌生人,就问道:“你找谁?”不料,神秘的女人也不答话,先骨溜溜地将刘大嫂家里里外外扫视了一遍,确定家里只有刘大嫂一人后,就堂而皇之地对刘大嫂说:“无知信徒,见到本圣女还不行礼?”

刘大嫂先是一愣,转而马上反应过来,欣喜万分地朝着神秘女人拜了三拜,激动地说道:“贵客……不,仙姑……不,圣女,请……请上座。”

圣女开门见山地说:“我大能神教广收有缘信徒,知道你一直诚心想入教,奈何你天资欠佳,始终不成。但你贵在心诚,本圣女想网开一面带你入教。成功与否,就要看你的决心了!”

刘大嫂一听可以入教,马上喜笑颜开,连连说道:“谢谢!谢谢圣女!我有数了!这个决心我肯定有!”说着,她急冲冲跑到房间里,拿出儿子今天早上刚给的2000元生活费,先分了一半出来。后来一想,咬咬牙,干脆把2000元生活费全部拿了出来,装进了红包,恭恭敬敬地交给了圣女。

圣女接过红包一掂量,夸赞道:“果然有决心,好!”但是话锋一转,又惋惜地对刘大嫂说,“哎呀,可惜呀!可惜你只是刚入门的初级信徒,否则我就可以带你去圣地参拜教主。只要教主施法,你就想‘有’什么,就能‘有’什么!”

刘大嫂一听“想有什么,就有什么”,顿时两眼放光,心想:我别的什么都不想,就想有个胖孙子抱抱。当即央求道:“圣女,你发发慈悲,带我去圣地参拜教主吧。”

圣女白了一眼刘大嫂,训斥道:“圣地是你想去就去的么?教主是你想拜就拜的么?这是高级信徒才有的福利!你必须经过一年一考验,三年一磨练,才能有机会晋级高级信徒。”

刘大嫂傻眼了,愁着眉头问道:“啊?这要我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抱到我的宝贝孙子呀?圣女,麻烦你再想想,还有别的办法?”

圣女犹豫片刻后说:“我看你确实诚心。也罢,我就给你指条明路。”说着就暗示刘大嫂,只要拿出2万元请一道神旨,就能立刻晋级。此时的刘大嫂仿佛看到了一个虎头虎脑的胖小子,正挥着手叫“奶奶”呢,开心得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当即,想也没想,她就拿出压箱底的养老本——一张还没到期的存折,一口气跑到银行,不顾银行职员的劝阻,执意领取了2万元现金,交给了圣女。然后就喜滋滋地回家,等着圣女的好消息。

三天后,圣女的好消息没来,派出所倒来了一个通知,要刘大嫂协助破案。

刘大嫂到了派出所,这才晓得,自己千盼万盼的圣女,早已被民警控制了起来,此时正垂头丧气地坐在审讯室里。民警告诉刘大嫂,这个圣女是一个邪教组织的主要成员之一,专门耍一些戏法哄骗众人入会。待这些人上当入会后,先是骗取他们的钱财,而后再诱惑他们成为傀儡,沦为邪教的帮凶。

刘大嫂听了怎么都不肯相信,还振振有词地说道:“这不可能!那天天女散花洒下的宝贝,确实是从天而降,我亲眼所见,岂能是假的?”

民警微微一笑,拿出一张照片。刘大嫂一看,照片上的情景何其熟悉:蓝天白云下飘着几只气球,几张纸片正在空中飘荡。民警说,这是邪教惯用的伎俩。先把写着宣传语的小纸片,放进一个薄的塑料袋内,再把塑料袋绑在一个氢气球上,然后放飞气球,气球就带着装着纸片的塑料袋飞上天空,到了一定的高度后,风把塑料袋吹破了,纸片就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造成了从天而降的假象。

听到这里,刘大嫂扑通坐倒在座位上,喃喃自语道:“假的!都是假的!我的宝贝没了!”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