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秀
神水
作者:陈恺  来源:

这些天来,阿强叔很是发愁,愁得脸上都皱出了几道褶子,嘴角起了一片小撩泡。阿强叔是个老实人,又最是孝子。他现在忧心忡忡,担心的正是他的老娘刘奶奶有病的身子。

话要从头说起,刘奶奶年轻时死了老公,她一个人把阿强叔拉扯大。现在孙女大学快毕业了,儿子和儿媳又都孝顺。刘奶奶每天和邻居拉拉家常,去地头看看庄家,日子过得很是和乐。但自从认识了村东的黄仙姑后,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黄仙姑啊,不是本村人,今年年初才在村东租了间房子住。她初来村里那会,也不见她做什么营生,天天的走东家窜西家,要不就在村口大柳树下凑在一群老头老太里面摆龙门阵。乡人都比较淳朴,特别一些老人,整日里没什么事情,也常和她呆一块拉家常。

最初阿强叔也不是很在意,刘奶奶每天去村口聊天,偶尔黄仙姑来家里帮刘奶奶纳个鞋底做些小活计。但是渐渐的,阿强叔发现刘奶奶有些不对劲了。一会和他叨念,说什么再过三年就是世界末日了,她拜了黄仙姑供奉的神,到时候能保佑全家逃过这一劫。一会又说这拜神啊要心诚,隔几天就拿些钱去黄仙姑买教派的书,再送给他人。虽然刘奶奶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但是据说买书送人比自己看书还要有功德。

阿强叔虽是心里犯嘀咕,但是他从来都比较顺着他老娘的。再说,刘奶奶拿着这点钱也不算大数目。作为儿子,还能不让老娘用钱?所以也没和刘奶奶说过什么反对的话。直到刘奶奶病倒了。

刘奶奶这毛病是老毛病,偶尔吃了凉的东西,或者晚上着了凉,就会胃疼。往年都会去村医那儿配点胃药,吃个几天也就好了。可这次,刘奶奶说什么也不肯去村医那儿,也不肯吃药。说是黄仙姑说了,这生病啊,其实就是神在考验信徒,只要心诚,每天拜四方,小病拜几天,大病拜几个月,就能去病根了。刘奶奶每天忍着胃疼规规矩矩地拜四方,拜了几天也不见好,倒是越来越疼了。

看着老娘疼的日渐消瘦,这可把阿强叔给急坏了,好说歹说劝刘奶奶吃药,还请了村医到家里来。谁知刘奶奶不但把村医赶出了家门,还骂阿强叔是个不孝子,她拜神不仅为了自己的病,也是为了让家人能消灾平安,怎么能心不诚呢。

就在阿强叔一筹莫展的时候,在外地念书的女儿玲玲放假回来了。玲玲一进家门就觉得家里气氛古怪,不像往日里那样欢声笑语。爸爸皱着眉头在堂屋里转着圈,哀声叹气。奶奶捂着肚子不停向四方磕头。

玲玲连忙拉着爸爸出了屋,询问到底怎么回事。爸爸愁眉苦脸把这事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通,抚了抚额头说:“这个黄仙姑可害人不浅,你奶奶胃疼了半个多月了,也不肯吃药,要是再那么拖下去,病越发严重了可怎么办。”

玲玲皱了皱眉头,心里思忖:“之前在学校,自己还做过宣传反邪教的义工呢,这黄仙姑说的话可不就是和邪教一样么,说不准她就是邪教的人。奶奶就是被这个黄仙姑洗脑了,我得去劝劝奶奶。”玲玲刚想往屋里走,又转念一想:“不行,这直接去劝啊,奶奶肯定不会听的,爸爸之前都劝了多少回了,也没见有效果。当务之急就是先让奶奶病好起来,其他再慢慢计较。”

玲玲是个有主意的人,心下立马有了办法。她先去厨房倒了杯水,端到了奶奶屋里,笑眯眯的和奶奶说:“奶奶,我回来啦!”刘奶奶这才抬头看见了玲玲。

许久没见到孙女儿了,刘奶奶很是高兴,总算停了磕头的动作,捂着胃慢慢站起来。玲玲连忙过去扶着奶奶坐下。撅着嘴撒娇道:“奶奶,您拜神拜的太认真啦,我回来您也没瞧见!”

刘奶奶拍了拍孙女的手:“这拜神心一定要诚,奶奶这也是为你们好。”

“我回来就听爸爸说您胃不舒服,现在还疼吗?”

一听孙女问这个,刘奶奶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爹就是个不懂事的,我这病,黄仙姑说了,我再拜几天就能除根了,你爹还给我捣蛋,非让我吃药,这不是让我前面白忙活嘛!”

玲玲连忙拍了拍奶奶的背:“奶奶,您别生气,爸爸只是心疼您。刚才爸爸还让我去黄仙姑那儿去了趟,让我和黄仙姑说,咱们奶奶心可诚啦,每天都在拜神,一天都不落下!请她帮忙给你看病”

刘奶奶一听高兴了,忙问道:“真的?那黄仙姑怎么说的?”

玲玲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黄仙姑都夸你心诚呢,神都知道了,所以赐了您杯‘神水’,就是这杯!”说着就把刚放在桌上的水杯递给奶奶。“这‘神水’啊,只有心诚的人喝个两三天,病就都好了!”

“真的呀,太好了!”刘奶奶高兴地接过水杯,一口气喝干,喝完了后砸了砸嘴,奇怪道:“咦?这‘神水’怎么是苦的?”

玲玲笑眯眯的说:“也许‘神水’都是苦的吧,对了,黄仙姑还说呢,喝‘神水’的时候不用拜神,躺着才能把‘神水’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刘奶奶点点头:“那我现在躺会。”

见奶奶躺下休息,玲玲拿着空水杯出了房门,和焦急等在房外的阿强叔比了个“ok ”的手势。笑嘻嘻地说:“搞定,奶奶现在躺下休息啦。爸爸您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就行了,等会我再去趟派出所。”

之后,刘奶奶每天喝两杯孙女给她的‘神水’。过了两天,胃也不疼了,身体也利索了。她更是觉得黄仙姑神了。身体好全后,刘奶奶赶忙去黄仙姑的家,想当面答谢人家。谁知刚走到黄仙姑家附近,就听到“乌拉、乌拉”的警笛声。黄仙姑家门外,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村民。刘奶奶挤进人群,就倒吸一口凉气,她看到黄仙姑手上戴着手铐,正哭丧着脸被警察带上警车。

刘奶奶一下慌神了,急忙的走回了家。拉住玲玲就把刚刚看到的事情倒豆子似的说给她听。玲玲一点也不惊讶“奶奶,我之前听说警察在调查黄仙姑呢,看来现在是证据确凿了,所以就来抓她了。”刘奶奶糊涂了,问:“她犯什么事了,弄得警察要抓她?”

“听说她是邪教组织的人,在村里装神弄鬼,骗了不少钱”

刘奶奶更糊涂了:“怎么能是骗人呢?我喝了她的‘神水’,没两天身体就好了,这你也看见了,确实是真的!”

玲玲狡黠的笑了笑,拉起奶奶的手说:“奶奶,那‘神水’是我弄的,里面混着给您治胃疼的药,所以喝起来才苦苦的呀!我怕您不肯喝,才哄您说是黄仙姑给的。您看,还是吃药有效果吧,没两天您就好了!”

刘奶奶一下瞪大了眼睛。

“奶奶,今天你也看到了,黄仙姑可是被警察给抓了,警察怎么会随便抓人的呢。”

刘奶奶听了这番话,念念的说:“她还说过三年就要世界末日了,说只要我拜神,心诚,咱们全家都能平安,还让我买书送人,也是做功德,这些难道也都是假的吗?”

玲玲再接再厉地劝道:“他们邪教的人总是说快要世界末日了,让你们害怕,人害怕了才会拜神。她又让您买书送人,这些个小册子每本都要好几十元,她成本才几元,这不是骗钱嘛。您送人了,其他人看了后又信了,信徒越多,他们就赚的越多。奶奶,您想想,当时你胃疼,拜了那么多天的神还是越来越疼,直到后来我偷偷给您吃药才好的,这就说明拜他们虚构的神没有任何用处嘛。

刘奶奶终于被说服了,想通后,还笑着和阿强叔夸玲玲:“还是孙女儿机灵,不愧是咱们家的大学生。”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