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秀
母女恨
作者:王永冲  来源:

故事发生在杭州湾北岸的八卦村。这天,一名妙龄女子拼命地挣脱他人劝阻,挣扎着要和一位中年女子厮打,嘴巴里喊着:“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有旁观者低声议论着:“亲生母女落到这个地步,真是作孽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让我们从头开始讲起。故事中的母亲姓柯,名凤仙。年轻时,不胖不瘦,圆圆的脸蛋,一双大大的眼睛,加上她上过高中,能说会道,因此要人品有人品,要水平有水平,要口才有口才,在村里的女子中是位佼佼者。可是柯凤仙阴差阳错,嫁了个小心眼的丈夫,不许她随便外出,更不准许她和异性交往。后来女儿佑佑出生长大,柯凤仙也渐渐上了年纪,但是,藏在心中的想出人头地的愿望却一直没有放弃。

有道是“牙齿白,话话着”。后来丈夫金石锁随一家建筑公司去了几十里地的城里,很少回家,女儿也慢慢长大,柯凤仙觉得无所事事,为了排解寂寞,她开始跟着同龄的姐妹们外出烧香拜佛,结识了一位叫“香姐”的,那个人对柯凤仙真是“一见钟情”,不论大事小事总和和柯凤仙商量,住宿声明要和柯凤仙住一个房间。每次分别时,总要送上一包糕点什么的。有一次,那“香姐”悄悄地对她说:“我说凤仙妹子啊,你这么能干,是做官的料。你应该做‘头领’的。”柯凤仙初听“头领”两字感到莫名其妙:“什么头领?我只晓得烧香要跟着‘香头’……”。只见那“香姐”神秘地压低声音,比划着双手,有声有色地说道:“‘头领’是管事的官,好多人都得听他的,权力大得不得了!”

原来那“香姐”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她要为她们的组织发展新成员,她早瞄上了柯凤仙。这一番话对于一直认为自己怀才不遇的柯凤仙来说,真好比是“久旱的地里下了一场及时雨”。她听着听着,觉得自己的心里怀揣一只兔子,“呯呯呯”地直跳。古人说:六十年风水轮流转。难道我柯凤仙真的要出人头地啦?

柯凤仙,好比那有缝的鸡蛋,被“香姐”这只“苍蝇”给盯上了。先是给了她几本书,叫她回家诵读。柯凤仙自小读过好多书,却从来没有读到过这样的书:什么“主宰拯救人类”、“肉身可以长生不老”,什么“耶稣只能是灵魂得救,而神能连肉也能救”,静下心来,感到毛骨悚然——这不是迷信吗?不,比迷信更厉害,这是什么呢?可她一想到出人头地,毅然说服自己:只要成为“人上人”,管它呢!那“香姐”看柯凤仙已经上钩,就带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接受入门仪式。在哪里,柯凤仙被告知:要每日三次做祷告,以表达你的诚心;每月务必来这里参加三次聚会,否则功效会打折,甚至无效;每季度发展一位新成员,这样你的根基会牢固……

柯凤仙对他们那一套深信不疑,每天诵读书本,隔三差五去聚会,还到处串门,寻求新成员。好在女儿已经住校,难得回家。一次,丈夫金石锁回家,见大门紧锁,正百思不得其解时,老母亲把真相告诉了他……

金石锁气昏了!离婚!免得以后丢人现眼,坏了咱金家名声!此时的柯凤仙人在何处呢?不能你丈夫一厢情愿啊!金石锁到处打听,就是找不到。怎么办?他就将离婚协议书写好,签上自己的名字,放在女儿那里,等待柯凤仙什么时候回家就叫她签上名字。对女儿佑佑他说了句:“你已经长大了,到底跟谁,你自己看着办!”

金石锁无论如何想不到,这一决定铸成了大错!因为此时此刻的柯凤仙已经是失去理智,她只认神而不认人,认为反正有神仙保护,怕什么?要你丈夫干什么?离婚就离婚!不过女儿佑佑你必须跟我!女儿佑佑呢,她年轻幼稚,经不住母亲柯凤仙的种种诱骗,竟然点点头答应了!

柯凤仙从此全身心的投入了“神”的宣传活动。三年前,柯凤仙为了完成发展新成员的任务,竟然打起了自己亲生女儿佑佑的主意。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女友佑佑这阶段因为学校里科目深,作业多,产生厌学情绪,柯凤仙她认为机会来了,天天在女儿耳边念叨,只要读书有什么用,只要赢得神的帮助,保证以后能挣大钱。佑佑从此辍学,荒废了学业。柯凤仙还纵容女儿一门心思读她带回来的书,把家里其他书都给烧了。她抓住女儿涉世不深、天真幼稚的特点,自己走到哪里把女儿带到哪儿,形影不离。

渐渐地,佑佑成为了柯凤仙的得力助手。终于有一天,女儿佑佑竟然在公共场所,宣扬所谓“神”的功效——把她凭空捏造出来的所谓“神能治病救人”说成是真人真事,迷惑群众。佑佑不仅不听前来劝阻的社工的话,还变本加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为此最后被公安机关拘禁。

在被拘禁的日子里,民警耐心细致地做思想教育,摆事实,讲道理,尤其是什么是邪教,邪教的危害性有哪些表现,等。年轻的佑佑终于醒悟了,她写下了揭露邪教的罪恶包括揭发自己母亲——柯凤仙真面目的文章。

从此,佑佑常常当着母亲及众人的面,说:“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