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秀
妈妈,再爱我一次
作者:周海春  来源:

说起聪明懂事的女儿,肖敏脸上总能洋溢起幸福的笑容,虽然玥玥不是自己亲生的,但她和丈夫一直把她当成宝贝一样宠爱着。玥玥12岁那年,肖敏怀孕了,这可乐坏了夫妻俩,更是把玥玥当成了福星。

可这幸福来得突然,去得也快。一天,肖敏做好检查顺路去接玥玥,刚下公交车,一辆逆向行驶的电瓶车迎面撞上了她,一阵剧痛使肖敏失去了知觉,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腹部隐隐作痛,看着丈夫凝重的表情,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没了,顿时眼泪夺眶而出,继而放声大哭。

自从失去孩子后,肖敏的世界仿佛天塌了一样,整天恍恍惚惚的,亲戚朋友们陆陆续续地来安慰、看望她。连平时关系一般的同事陈梅也来探望她。

这天,陈梅刚进门就神神秘秘:“肖敏,你不觉得你摊上的事发生得蹊跷?好端端的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肯定有邪灵缠住你了。”肖敏虽然不相信这种鬼神、邪灵之说,但想想也奇怪,那天本来说好老公去接玥玥的,怎么就心血来潮自己跑去接了,难不成真像陈梅说的那样?陈梅看肖敏若有所思的样子马上接着说:“我认识一位大师,神得不得了,能帮人驱魔辟邪。我前段时间莫名其妙地总是头疼,就是大师给看好的。”这说得肖敏是半信半疑:“真的还是假的,这世上哪有什么神呀,魔呀的,我不信。”“你不信是吧,那你就跟我走一趟。”陈梅说着就拽着肖敏往外走。

两人来到一旧式小区的一间民房,肖敏看见几个人正在祷告,可没看见什么大师呀。这时,突然身后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你邪灵附身,骨肉分离,还不赶快驱邪赶灵!”肖敏一惊,转身一看,只见一中年男子正用手指指向她。肖敏还没反应过来,陈梅已经硬拉着她跪倒在那男子面前,头磕得像鸡啄米,嘴里还说:“请大师指点,请大师指点!”那男子双手合十,做起了祈祷,然后又说:“你有邪灵附身,若不消除,将无法有自己的亲身骨肉。”肖梅急了,忙问:“请问大师,邪灵在哪里,我怎么驱除?”那男子说:“邪灵就在你身边,谁冲撞你祈祷,谁就是邪灵。”说着,随手拿起一本名为《话在肉身显现》的书交到肖敏手里,又说,“拿回去好好祷告,让大能神保佑你吧!”肖敏不敢相信大师所说的一切,糊里糊涂就接过了书……

自从肖敏从大师那里回来以后,越来越信以为真,下班后,每天躲在房里念念叨叨,对玥玥也不管不问,丈夫一直以为肖敏还在为失去孩子的阴影中,所以家里的事和玥玥都是由他照顾着,玥玥看着妈妈伤心,也没敢打搅她。这天放学,玥玥高高兴兴地拿着语文试卷跑到房里给肖敏看:“妈妈,你看,我语文得了100分,作文写的是《我的妈妈》……”玥玥话还没说完,肖敏就像发了疯一样拿起板凳就往玥玥身上砸,一边砸一边骂:“我在祷告你没看见吗?竟敢冲撞我祈祷,你就是邪灵!你这恶魔,今天我要打死你……”

丈夫听见声响一个箭步跑过去,看到这一切,丈夫给吓住了,平时一直温柔的肖敏如今却面目狰狞,打得玥玥鲜血直流。“快点住手!要出人命了!”丈夫一把拉开了肖敏,抱起玥玥就往外跑。说是迟那时快,肖敏一把抱住丈夫的腿:“她不是玥玥,她是邪灵,她害死了我的孩子,你不能救她,我要消灭它!。”“肖敏,她真的是玥玥,你最疼爱的玥玥,你快放手,再不救,她真的死了。”丈夫急着哀求,而此时玥玥正痛苦呻吟着,发出微弱的声音:“妈妈,我疼,妈妈,抱我。“玥玥,忍忍,邪灵打死了,你就不疼了啊!”肖敏的语气渐渐软了下来,丈夫见状连忙挣脱开肖敏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向医院跑去。

肖敏看着丈夫远去的身影,看着染着血迹的那张卷子,看着玥玥写的那篇《我的妈妈》,文中那句“妈妈,能不能再爱我一次”突然触动了她的心,她连忙冲出去追丈夫和玥玥,跑到楼下看见一群人围着,议论着:“那不是10楼的父女俩吗,真作孽!”肖敏扒开人群一看,只见丈夫紧紧地抱着玥玥躺在车轮下,鲜血染了一地。而此时的肖敏异常冷静,毫无表情地上了楼,轻轻地说了一句:“玥玥,妈妈爱你!老公你等我!”当楼下的人们还在为这父女唏嘘不已的时候,只见从十楼窗口跳下一个人来,“砰”地一声巨响,一滩鲜血染红了冰冷的水泥地……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