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秀
神医
作者:张更生  来源:

郁科长半年前退居二线,心里总感到不是滋味,门庭冷落暂且不说,就连别人看他的眼光也两样了,冷冰冰的,甚至不屑一顾。俗话说人走茶凉,妈的,我人没有走茶已凉了。再加上儿子没有考上大学,真是雪上加霜。郁科长本来性格比较内向,这样一来,整天郁郁寡欢。

一日二,三日四,久而久之,郁科长感到浑身不适意,不是头晕,就是眼花,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酸。饭吃不下,觉睏不着,咳嗽不止,大小便也不正常。郁科长知道自己得病了。单位里照顾他,叫他休息看病。中药西药不知吃了多少,毛病却不见好转。郁科长就到上海找了一家名牌大医院专家门诊,验血、B超、CT、核磁共振……..全套检查一遍,几个专家会诊来会诊去,也说不出个子酉寅卯。配了许多进口药,吃了也不见什么效果。郁科长及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此时有人传说天青湖畔有个老中医,专治疑难杂症,医术高超。许多被大医院判处死刑的人,给他一诊治,便起死回生,有时甚至只用一味草药就能治好许多医生治不好的怪病。真有这么神吗?郁科长不大相信。直到一个远房亲戚告诉他,他得了一种怪病,痛起来满地打滚,不痛起来跟平时一样。到处求医没有效果,后来找这个老中医看病,老中医只配了他二块钱的草药。那远房亲戚想,我吃掉的中药西药可用拖拉机来装,二块钱草药顶什么用,心里十分懊丧。但既然看了,那就吃吃看,想不到药到病除,真神。郁科长听了,有点相信了。

那天,郁科长找到老中医家,只见老中医鹤发童颜,面目清瘦,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屋里挂满了“妙手回春”的锦旗。郁科长说明来意,老中医先在郁科长脸上扫视一番,再看了看舌胎,接着把脉,郁科长急忙把自己的病情说给老中医听。没说几句,老中医摇了摇头说:“病家不必开口,脉像里自有说明”。于是眯着眼睛,把了好一阵子脉,突然睁大眼睛说:“先生得的病不一般啊”,郁科长心头一紧,忙说:“什么病,请老先生明说”,老中医紧追一句:“真的?”郁科长点头说:“当然是真的,我有思想准备。”老中医摇了摇头,说:“说出来恐怕你不相信。”郁科长忙说不会的不会的。老中医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以老朽之见,先生得的是月经不调。”老中医点了点头,“是的,月经不调。”郁科长听了哈哈大笑,连说:“庸医,庸医。”起身就走,什么叫庸医,就是我们土话讲的白花郎中。

郁科长回家的路上越想越好笑,男人怎么月经不调?就是女人,50多岁也不来月经了,何来月经不调,什么神医,简直是骗子。

回到家里,妻子问他看得怎样,郁科长笑着把经过一说,妻子也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

以后,郁科长逢人便忍不住把这事说一遍,自己边说边笑,说得别人哈哈大笑。

三个月后,郁科长的病竟然好了,吃得着睏得着,脸色红润,精神也好多了。郁科长为自己的毛病不治而愈而庆幸,感到健康比什么都重要,退居二线算什么,身体不好了,权力再大也是空的。

大家也为郁科长的不治而愈而感到奇怪。妻子开始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仔细一想,眼睛突然一亮,她对丈夫说:“你认为你的身体自己好的吗,错了,我想来想去,是不是与老中医给你开的玩笑有关呢?”郁科长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一拍大腿说,我怎么没想到呢。”

第二天,郁科长备了厚礼去见老中医,一方面感谢,一方面赔礼道歉,因为他在背后讲了许多坏话。老中医说:“心病还需心药医,你的抑郁病很严重,一般的办法打不开你心结,我故意给你开了个出格的玩笑,成为一贴“心药”,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不是没有道理的。”接着又说:“东西你带回去,你毛病好了,是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