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考资料 » 图书信息
神秘信仰之谜——一种社会学与心理学的解读
作者:苏和   来源: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世界范围内被称做“新兴宗教”的神秘信仰团体层出不穷,风起云涌,不断地产生,不断地消亡,也有一些发展壮大。它们与传统宗教一起,以各自不同的救世主张和修炼方法,吸引着不同的追随信众,其中一些在发展中演变为极端信仰团体,并带来意想不到甚至令人震撼的社会影响。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大地上,以信仰神秘超自然力为核心的特异功能热潮也在轰轰烈烈地展开,一个个被人热捧崇拜的大师、超人不断出现,以他们为领袖、以气功为名义建立的神秘信仰团体也在不断产生。1999年,一个经过多年发展、势力越来越强大的民间信仰团体浮出水面,在万众瞩目的中国首都的心脏地带展现了它的力量,令世人瞳目,令世界震惊。这就是至少拥有数百万信众、目前已在世界数十个国家建立分支机构的神秘信仰团体—法轮功。一时间,举世哗然,众说纷纭。
有人说,这是一种精神控制,成千上万的人因此而迷失自我、失去常态;法轮功说,这是一场道德升华,成千上万的人由此而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有人说,这是一场巨大灾难,成千上万的家庭为此而动荡不安、伤心无奈;法轮功说,这是一次正法历程,成千上万的人们被救度,无数的邪魔被清除。
无论如何,这是一场直接涉及数百万,间接涉及数千万乃至上亿人的社会现象与心灵的碰撞。
笔者在这几年的调查和研究中深刻认识到,精神信仰作为一种心理需求,是人心人性的永久渴望;以有神信仰为核心的神秘信仰,也会在可预见的将来长期存在。
有人说:没准哪一天,也许我会去信一个什么教,但决不会去信邪教。也有人说:什么神啊佛啊,骗人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去信。其实,长期在这个领域探索和真正经历过的人会知道,这也是一种无知或偏见。一个事实是,中国的许多有神信仰者都曾是无神论者。另一个事实是,几乎所有的邪教都宣称慈善、助人、博爱和美好理想,就如所有的伪劣商品都宣称自己价廉物美你会去买一样,有需求就有供给,有供需就有市场。再一个事实就是,所有已经进人邪教的信仰者都会说:我可能会信什么教,但决不会信邪教。这是他们的真心实言。正如研究世界邪教问题的专家们所说的那样,只要恰逢其时地给予规劝引导,所有的人都可能被邪教所吸引、所俘获。笔者在调查研究的过程中,对此有了深深的理解和认同,知道这是极为深刻的真知灼见。20世纪80-90年代,中国数亿人被卷进特异功能热的造神热潮中就是明证之一,其中至少又有数千万人加人某些气功团体,这些团体很多都具有在国外被称为“新兴宗教”的特点,它们是中国文化和特定时代背景下产生的神秘信仰团体,它们也最有可能演变为邪教或极端信仰团体。而且直到今天,这样的团体仍然在不断产生,仍然在源源不断地吸引着各种追随者。
如果说,只要恰逢其时地给予规劝引导,所有的人都可能被邪教所吸引、所俘获,那么,“恰逢其时”是条件,要哪些条件?“所有的人”是无一例外,为什么会无一例外?其中有哪些社会的、历史的和时代的原因?有哪些人心人性的共性和规律性?这都是本书将要讨论和探究的。
正因为几乎无一例外,笔者在写作的过程中,一直将自己放在其中,所有字面的背后,都有对自我的询问,将自己作为理解和认识的对象之一,不仅因为自己是人类整体中的一员,还因为自己也有过神秘信仰的经历,也交往了解过许多虔诚的和狂热的有神信仰者。本书将法轮功现象作为一个已经发生和正在进行的巨大的社会实验,将各种神秘信仰作为一个观察世界和人的窗口,去理解和认识这个大千世界中的宗教人心、信仰人心,也从中去理解和认识自我的心灵—一这个最大最基本的真相。这首先是自我关怀,自己要安顿好自己的心灵,才可能由此通向更宽广的人文关怀。
......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