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答疑

问: 为什么人会打嗝?

专家答:

打嗝是当横隔膜受到刺激后快速推动空气而发出的异常响声。引起横膈膜受刺激并让人开始打嗝的原因有:胃部在进食、饮酒或吸进空气后膨胀,胃部温度骤然变化,或过量饮酒及吸烟等等。大多数打嗝只会持续几分钟,有些会长达几天甚至数周。病历记载,打嗝最长持续了60年。
如果你不想采用安定药,可以试试以下这些简单但尚未经过证实的办法:
对着纸袋呼气;屏住呼吸;吃一勺糖;吮吸一瓣青柠或柠檬;用吸管喝水,同时用手指堵住耳朵;用棉花棒抵住口腔上膛并轻轻摩擦;使劲拉舌头。

问: 如何才能克服害羞心理?

专家答:

如果有人请你参加聚会,你有些害羞,不敢去,你可以这样自我鼓励:40%的人都有害羞心理,害羞不能成为一生的负担。心理学家认为,害羞的人可以尝试着融入一个新的社交环境,逐渐克服害羞心理。
伯纳德-卡尔杜奇( bernardo carducci)是印地安那大学东南分校害羞研究中心的教授,专门研究害羞心理的他,在青少年时期居然非常害羞,他说:“那时候我有很多朋友,但从未有过约会的经历。其实,害羞完全可以克服。这是因为害羞心理的形成需要一种自我感觉,而这种感觉要在出生后18个月才会出现,表现为过度忸怩、低估自己、不自信等,就好像随时都有一面镜子在他们面前。”
基因似乎也是害羞的原因之一。在新生儿中,有15%天生具有一种“抑制性性格”,也就是说,对于新事物,或者新体验,他们在作出反应时会有一种压力感。比如,气球的爆炸声就可能让他们感到害怕。
美国韦尔兹利大学麻省分校的心理学家乔纳森-奇克(jonathan cheek)说:“如果一对双胞胎兄弟中的一个有害羞心理,另一个可能也有。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是否害羞由遗传因素决定,或者说害羞不可克服。只是有些人可能比其他更容易感到害羞而已。”
卡尔杜奇说:“害羞的人有时也想走出去,和更多的人交朋友,但他们往往不知道怎么做。在一个新的社交环境,他们交朋友时并不顺利,因为害羞的人太忸怩了。如果感到不舒服,他们很快就会‘逃跑’。”
最终,害羞的人倾向于在一个有限的社交范围内活动,他们喜欢在这样的一个小圈子内交往,反复做一些同样的事,而不是去扩展新的社交领域。卡尔杜奇指出,害羞与自尊无关,一些人在某些方面可能很自信,甚至可以在数百人面前演讲,但一旦与陌生人面对面谈话,他们就会感到焦急不安。
克服害羞心理的方法有几种。首先是放松训练。可以想象自己处于不同的社交环境中,同时以较慢的速率讲话,深呼吸保持镇静。另外,还可以逐渐扩大的自己的社交范围。卡尔杜奇说:“当你进入一个新的社交环境,没有人知道你是否害羞。在这种时候,你可以放开自我,去与别人交往。”
卡尔杜奇和奇克看来,阶段式的克服害羞心理非常重要。比如,如果一个害羞的人想与一个女同事约会,他首先应该做的,就是与这位女同事搭上话,聊一些工作上的事。”
在与女同事搭话之前,他应该先找一个朋友,练习一下谈话。当他遇见女同事的时候,谈起话来可能就要自然一些。慢慢地,与同事的谈话就会越来越畅快。
奇克说:“人们应该明白,要有勇气面对所有失败。有些时候,你的谈话对象没有理睬你其实不是因为他不想和你说话。”

问: 我们应该重视这场战争

专家答:

我觉得这样一次斗争,暴露了一些新的特点,非常值得我们注意:
1、这次斗争运用了新的高科技的手段来对我们进行干扰,进行破坏,这是非常值得我们重视和注意的,李洪志一方面宣称现代科学都是错的,另一方面又不断利用高科技的手段来为他的罪恶目的来服务,如“明慧网”就是他重要组织和指挥的一个工具,其技术上还是比较先进的。现在境内的“法轮功”分子很多就是通过这个网来实施犯罪活动,现在又进了一步,要干扰我们的卫星、我们的通信,这是一种新形势下斗争的新形式,我们要更好地利用高科技的手段来反对、打击“法轮功”邪教组织。应该说我们还是有办法的,有能力的进行这样的斗争,从整个世界来看,我们一定要拿起高科技的武器,为我们人类服务,为我们社会主义服务,用高科技手段为人类造福,不要让高科技手段被敌人,被邪教组织所利用。
2、这样一次斗争表现了它的严重性,它非常猖狂,我们揭露“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很多罪行,“法轮功”都一口否认,如天安门自焚,但现在境外的“法轮功”组织包括香港的“法轮功”组织,前天就公开承认,这个事情是“法轮功”做的。而且认为这是一个历史的新创记,非常嚣张、猖狂,这说明它得到了境外反华势力非常强有力的支持,现在“法轮功”已经成为了政治的符号,很多国外的反华势力、敌对势力,都在“法轮功”这样一个符号下面集结,这非常值得我们注意。7月1日我在香港,我亲眼看到香港的“法轮功”在维多利亚湾示威静坐,说明境外反华势力和国内敌对分子是一定会继续和我们作斗争,我们要认识到这样一场斗争的长期性,严重性,复杂性,因为现在国内、国外还是有这样一种基础,因此这样一场斗争,我们要运用法律的手段、高科技的手段,要防止出现新的犯罪活动。
3、我认为这样的新的犯罪行为,为我们更好地开展和“法轮功”的斗争创作了一个新的条件,因为它公然蔑视违背国际法的规定,公然利用高科技手段来破坏我们的人权、文明、社会秩序,这样更加在全世界面前暴露了“法轮功”的邪教面目,暴露了“法轮功”的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本质,大家都知道,我们同“法轮功”的斗争在国内、国外都有一些不大理解的方面,或者说是误解的方面,现在“法轮功”其邪教面目被更多的国际、国内的人看清的话,只能加速它的灭亡。所以,这样一场斗争,非常值得我们重视、注意。

问: 攻击卫星是一种严重践踏国际法准则的犯罪行为

专家答:

对境外“法轮功”利用非法信号攻击我通讯卫星的行为,我认为这是一种严重践踏国际法准则和国内法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
1、公然的违法性:这个行为既违背了公共道德准则,又违背了法律的规范,既违背了国内法的规范,又违背了国际法的规范,很显然,利用非法的讯号,干扰通讯新闻广播事业,是对我们法律一种严重的破坏和践踏,同时又违背了国际公约和国际民用通讯基本准则,所以这一行为是公然的违法行为。
2、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这一行为从6月23日至6月30日,严重地干扰了10个电视台,其时间之长,波及面之广,都是世所罕见的,也可见危害性是极为严重的,同时,这一行为严重地侵害了国家的利益,侵害了社会的利益,侵害了公众的利益,对我们公众的正常生活进行了严重的干预。
3、严重的破坏性:这一行为不仅是破坏了公共信息安全,同时严重地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干扰了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正常进行,破坏了我们稳定的社会环境。
由于上述三点,我认为它已经构成了严重的犯罪性,按照我国刑法第288条规定,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构成犯罪,境外非法组织擅自利用非法信号,来干扰我们通讯卫星,这个行为按照法的理论上是构成犯罪的,但是我国刑法没有明确的原则,所以我们在法律上还要进一步完备,来加大打击这一犯罪的力度。从这一行为来看,利用高科技手段来违法犯罪,充分地暴露了“法轮功”邪教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罪恶伎俩,为此,法律应该做出呼应,首先,要对组织、策划、行动者予以刑事追究,对这种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必须要绳之以法,第二要加快民用通讯设施的立法保护,我们现在法律的保护力度还不够,有些地方还有疏漏,所以我们还要建立一个疏而不漏地法网来加强这一方面的保护,第三要采取措施,防止“法轮功”利用其他的手段,特别是科技的手段来进行破坏的行为,防止其发展演变为恐怖主义行为,从“法轮功”现在的行为看,有向恐怖主义发展的趋势, 而且这种行为的破坏性、影响力,是任何一种犯罪行为都不能比拟的。
我们要把同“法轮功”的斗争,变成自觉的法律行动,用法律来惩罚这种犯罪行为,用法律来维护我们稳定的社会秩序,用法律同国际上一切反华势力进行坚决斗争。

问: 邪教实施精神控制"三字诀"

专家答:

  世界各国的邪教几乎都对其信徒进行精神控制。“人民圣殿教”914名教徒在教主煽动下,自愿服毒在圭亚那热带丛林中集体自杀;“大卫教派”的教徒与武装警察对峙51天后,有86人放火自焚于骆驼山庄;“太阳圣殿教”的70多名信徒,自1994年至1997年,先后在法国、瑞士、加拿大等地集体自杀……同样,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靠精神控制,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使1600余人命丧黄泉,至于因练习“法轮功”致病、致残、致疯者更不在少数,因为信奉“法轮功”,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被破坏,多少人间至爱亲情被泯灭,多少美好人生被毁灭,“法轮功”的累累罪行,真可谓罄竹难书!令人痛惜的是,在国家明令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仍有少数痴迷者因受其精神控制而执迷不悟,甘心为“法轮功”作陪葬,表现出一种令正常人无法理解的邪劲。亲情是人类最基本也最自然的一种感情,可是“法轮功”练习者自焚后,他们的部分亲属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痛惜,反而为所谓的“升天”、“圆满”喝彩,可见“法轮功”对人的精神毒害是多么严重!
  那么,邪教是如何实现对信徒的精神控制的呢?总的来说,为了把自己造成“神”,达到使教徒对自己绝对忠诚的目的,邪教教主无一不以各种谎言、骗术、心理暗示、诱导等手法和喋喋不休地灌输歪理邪说对教徒实行“洗脑术”。具体而言,靠的是吹、骗、吓“三字诀”:
  一是吹。邪教教主都大言不惭地自封为“神”,要教徒对之顶礼膜拜,绝对服从。他们利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难以把握自我命运的自卑感、渺小感、无能感的心理,将自己吹成法力无边的“上帝”、具有超能力的“神”。这是使信徒丧失理智与自我的根本作法。“人民圣殿教”的吉姆• 琼斯自称“上帝”,是全体教徒的“父”和“主”;“大卫教派”的弗农•豪威尔将自己改名为“大卫•考雷什”,声称自己不仅是复活的耶稣,而且地位比耶稣还高,是解放人类的象征;“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称自己具有超能力,是全人类的“救世主”。与这些邪教头子相比,李洪志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方面,他篡改自己的生日,暗示自己“与佛祖同日诞生”,是“佛祖转世”;他又吹嘘自己是比释迦牟尼、老子、孔子、耶稣都要高明的“唯一的”救世主,具有“四大超能力”,可以“把整个人类超度到光明世界中”,他甚至恬不知耻地称自己是地球上的第一人,连他的亲生父母都是他创造的,简直吹破了天!
  二是骗。欺骗信众是一切邪教教主的拿手好戏。“法轮功”先是摆出一副善良的面孔,关心你的疾苦,许诺满足你健身祛病、弥补心灵创伤的需求,引诱人们加入。待入其圈套后,就给你办“学习班”,让你不再相信其他的人,不要再相信其他的思想、主义、信仰、书本,不要再相信科学、医学,只能死读其“经书”,千百遍地读、反反复复地读;你若发现“不灵”,他就说你“心不诚”,诱导你去从自身找原因,不断地“反省”和“洗脑”,控制你的精神,使你对李洪志不得有半点怀疑,死心塌地地跟他走。这种精神控制使“法轮功”追随者逐渐丧失正常人的理智,丧失人的尊严,丧失判断是非的能力,陷入一种迷迷糊糊的痴迷状态,最终导致精神迷惘,任其驱使,甚至精神失常、分裂、彻底崩溃,不可避免地做出一些害己害人的事情。
  三是吓。李洪志以“末日说”、“地球爆炸说”、“形神俱灭”恐吓追随者,令信徒终日处于极度忧虑、恐怖的幻觉之中;又以“法身说”令信徒相信其“法身”无处不在,无时不在,随时都在监视信徒的一切思想和行为。在这种精神控制下,信徒们自私心理极端化,对社会、对人生的认识有怀疑感到恐惧,再到绝望和敌视,最终只能跟定教主走上反社会的绝路,而不可能再有其他的选择。
2007年1月19日

< 上一页 12 下一页 >
欢迎转载传阅本网站内容,但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02 - 2016 Shanghai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上海市反邪教协会所有
沪ICP备06002932号